第三十七章 风雨欲来

推荐阅读:悠闲桃花源故剑情深当宅男遇上修真界九真九阳快穿之炮灰逆袭记心魔颠覆侠武世界武侠之无上超脱狂侠江湖重生听说我是女主角

    事情就这样得到了平息,其中经历了很多曲折,这都跟这个故事无关,暂且不多说,但是必须要提的是,那些发动了“兵变”的士兵最后的处理结果,a没有在这件事儿上独断专行,而是跟这些兵所在的队伍领导开了一次会,领导们也是当时被囚禁的对象,a就一句话,都是你们的人,到底着办吧,这件事儿说大了很大,可以扯到军事政变上,说小了也很小,就是一群孩子们的闹剧。



    那个领导们都chou着烟不说话,不chou烟的低头喝茶擦枪,明显的没人想出头,怕自己的意见别人不同意了遭人不待见,最后还是a说了一句:“ 要不这事儿就算了? 毕竟他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有人开头,大家都纷纷附和,这可能是大家的想法——在这件事儿的处理上,还是比较人X化的,并且值得一提的是,也就是这件事儿,保证了那个秘密不会有人泄露。



    这件事儿告一段落之后,就得到了莫言跟老王失踪的消失, 说实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都有点懵,因为我本来以为终于可以自由了,长生的标本就在那里,还怕找不到办法?



    ——莫言跟老王的失踪,并没有在队伍中引起什么轩然大波,只是让本就渴望解脱的人失望了一下,而a也并没有让我们去寻找追寻,一个那么重要的活T标本失踪,竟然不寻找,那么莫言跟老王是被失踪这个猜测,还是在当时占了主导地位。



    ——也就是在那件事儿之后,可能是灾区地下的那事儿搞的实在动静太大,我们必须要消停一下,a竟然给我们破天荒的放了一个长假,说什么时候集合的话,会通知的,这时候的我跟秦培感情培养的已经如胶似漆,刚好有这么一个机会,我就琢磨着带她回老家见见父母,她也表示同意,前提是回洛Y之后,要跟她回一趟北京,见家长嘛,肯定要双方的都见一下。



    我们俩在离开基地之后就奔赴洛Y,我老爹在见到秦培之后也很是满意,知道都是在部队上那更满意了不是,亲自下厨烧了一大桌子菜, 我老娘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就是一个人会经常走神,我偷偷的问她怎么了,这么漂亮的儿媳F儿还不满意? 她委屈的道:“都说娶了媳F儿忘了娘的,你以前是我的儿子,以后就成别人的丈夫了。”



    老娘委屈的样子看起来很逗,我就道:“难道我一辈子不结婚您老高兴?” ——她的脸马上就拉下来了,做母亲的大概都是这种心态,跟儿媳F儿吃醋,还害怕儿子讨不到老婆。



    总之气氛就是各种和谐,唯一美中不足的或许就是我老爹被我老娘赶到了我的房间,让我趁机拿下秦培的打算胎死腹中, 我老爹在床上跟我讲了很多絮絮叨叨的事儿,最后塞给我一个存折,道:“ 领着人家小姑娘买点衣F, 人家不要,但是你不能不买,谈恋ai就要有谈恋ai的样子,以前不懂,结婚前没给你妈买什么东西,婚后她一分钱恨不得掰开花的又不舍得买,埋怨了我大半辈子了。”



    家里的床,睡下我跟老爹很挤, 而小时候我钻在他怀里睡觉也是这张床,这一切,都似乎在无声的告诉我,长大了。



    可是那些埋骨在地下的战士们,你们的亲人的痛,真的是照顾和补偿就能弥补的?



    (老爹明天出门,心里甚是忧郁,多写了点亲情的东西,愿天下父母健康长寿!)



    我跟秦培在我家里住了一个星期,J乎走遍了洛Y可以玩的地方,就当我们要出发,离开洛Y前往北京的时候,我忽然接到了一个挂号信,我这个人没什么朋友,这辈子第一次收到信,难免有点紧张,我开始还以为,这是a召唤我跟秦培的,队伍可能有任务。



    打开之后,发现里面有两张照P,第一张照P很是泛H,似乎有些年头了,照P上有一排人,站成一排,跟我小学时候的毕业照差不多,而上面的人中,被人圈下了J个人头,可能是提示我着重看这J个,照P年代过久,人脸看的并不清晰,我翻箱倒柜的找出一个放大镜,去着重的研究这J个人脸。



    这三个被圈起来的人,我都认识,一个是三爷,一个是a,还有一个,是身上纹了奇异麒麟纹身的那个年轻人。



    我就说他们之间有渊源嘛! 我对秦培道, 在地下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他们是认识的,还是曾经非常熟的那种,这张照P上也就只是看出他们三个人,没有其他的信息。



    “谁寄的?”秦培问我道。



    “不知道,上面没有写名字。” 我拿出第二张照P,却吓的一个哆嗦,他娘的这张照P上,竟然是莫言跟老王,还有那个叫薛丹青的小姑娘!



    照P中的老王跟莫言,根本没有半点生气,也不知道是照P的问题还是光线作用,看着他们的脸,惨白惨白的,目光呆滞,哪里有之前的英气?



    那个叫薛丹青的小姑娘,本来是非常漂亮的一个,现在从照P上看来,脸上有着一块一块的斑点,我还不能确定这是照P的问题还是脸上出的斑,就拿出放大镜来看,顿时大叫出声:“我艹! 竟然是莲花!”



    薛丹青脸上的斑点,虽然用放大镜看起来很是模糊,我还是可以看出来,竟然是莲花的形状,这J乎让我立马就想到了地下那口青铜管材上的莲花,在吸了那个神秘年轻人的血Y的之后,多么的诡异。



    “什么情况这是?!” 我或许是最近安逸的久了,这么一下,竟然让我慌了神。



    秦培摆弄着照P,翻转过来,看到照P的背后,竟然有字儿,非常工整的小楷,上面写道:



    仔细点,找一样的地方。 有兴趣的话,来一趟长沙。



    我把两张照P摆在一起,这他娘的哪里需要仔细? 两张照P的年代质量上面的人物差别都很大,可是背景却一模一样,不是风景,而是一栋木质的小楼,在小楼的墙壁上,都挂着一个葫芦。



    这是哪里? 我不得而知,莫言跟老王消失不见了我知道,可是这个叫薛丹青的小姑娘怎么会跟他们在一起,并且脸上还长满了莲花印记?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薛丹青在地下被提前送往医院,并且在我出来后还打听了一下,她恢复的情况很好。



    他们是什么时候走到了一起,并且走到了这个奇怪的木楼处?



    我抑制不住我自己的好奇,秦培也一样, 当时我电话还是个稀罕物件儿,我家里没有,我跑到街道上,找了一部电话打给了a,问道:“ 那个叫薛丹青的, 就是地下的那个工程兵, 她是在哪个医院?”



    a回答道:“军区医院吧, 你不是着急见家长,什么时候喝喜酒?”



    “你确定她现在在军区医院?!” 我问道。



    a意识到我语气的问题,沉Y了一下,道:“ 你等一下,两分钟,我问一下。”



    a挂了电话之后,我跟秦培面面相觑,a竟然不知情?! 是真不知道还是在演戏?——一出现这种事儿,我立马就想到,这绝对又是a搞的鬼。



    两分钟后,a电话回了过来, 小卖铺的大妈使劲儿的看了我一眼,道:“ 接电话也两mao钱!”



    “那边的消息是,十天前,她的家人给她办的出院手续,已经接回家静养了,队伍上考虑到她的身T原因,批了她半年的假。” a道,“ 到底出什么事儿了?”



    “如果你真的不知道话,我告诉你吧, 她现在跟莫言和老王在一起,在一栋墙壁上挂着葫芦的木质阁楼那边。” 我苦笑道, 我相信我说出这个,a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儿。



    果不其然,他在那边沉默了很久,道:“ 半天后,我会到洛Y,在家等我。”



    风雨又Yu来?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