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军史小说 > 大唐狂士 > 第0020章 莫高石壁

第0020章 莫高石壁

推荐阅读:定远侯班超默茉仙途无尽破碎奋斗在红楼文科大唐重生之我为唐王抗战之无双战将江山争雄快穿之女配逆袭手札权财

    忘尘大师仿佛陷入往事的沉思之中,李臻和酒志不敢惊扰,只能乖乖坐在一旁。

    不知过了多久,忘尘大师从回忆中惊醒,他歉然笑了笑,对两人道:“我教你们习武读书多年,但从来没有告诉过你们,习武其实为下品。”

    “大师的意思是说,读书才为上品吗?”李臻问道。

    忘尘大师还是摇了摇头,“天下读书人何其之多,难道都为上品?其实在我看来,读书不过是中品罢了,真正的上品是这里。”

    忘尘大师指了指自己的头,“谋略才是上品,你们记住了,善谋者制人,善武者制于人。”

    李臻能理解这句话的深意,他默默点了点头,他听出今天大师似乎在J代什么,令他心中有种不安的感觉。

    忘尘大师看出了李臻的担心,又缓缓道:“你们来得正好,我也想请人去找你们来,我想说一件事,过些日子,我打算去中原云游,这可能是我此生最后一次云游,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回来,或许回来,或许也回不了。”

    李臻急道:“弟子愿侍奉大师云游!”

    “我也去!”酒志也急道。

    忘尘大师笑了笑,“我会带J个小僧一起去,你们跟我走,反而会影响我修行,你们的孝心我领了,但不用你们跟随。”

    李臻半晌道:“希望大师能早日归来!”

    忘尘大师点点头,从身后的箱子里取出J柄飞刀,递给酒志,“这是我闲来无事打造的飞刀,送给你!”

    酒志大喜,“多谢大师!”

    “去外面试试刀吧!顺便去寺外竹林给我寻一根竹子,适合做拐杖那种,去吧!”

    酒志起身快步去了。

    忘尘大师这才指了指门,李臻会意,过去把门关上。

    “坐下,我要和你说J句话!”

    李臻默默在大师面前坐下,忘尘大师这才注视他道:“刚才我说得上中下品,你记住了吗?”

    “弟子记住了!”

    “你要牢牢记住,那是我最后教你的东西,学武可以,但不要痴迷,读书不错,也不能忘身,这是我一辈子的教训,等我醒悟到善谋才是立业上品时,已经晚了。”

    李臻终于忍不住道:“弟子希望大师能再多说一点。”

    忘尘大师沉思P刻又道:“我年轻时习武写诗,沉溺于纵横之学,但报国无门,身世坎坷,直到光宅元年发生一件大事后我才幡然醒悟,投身佛门。

    庆幸的是,我不仅在佛门中得到宁静,也收了你们J人为弟子,令我此生无憾,但我不希望你再走我失败的老路,我希望你能做一番事业,为大唐做一番事业,为我完成此生最大遗憾。”

    说到这,忘尘大师又叹了口气,“武氏篡位,我与徐敬业奋而起兵,传檄讨逆,希望能重振大唐江山,怎奈兵微将少,不幸失败,我逃脱了追捕,可天下之大,却无处立身,才被迫远避边疆,遁入空门,至今已有十年,人人都称我为高僧,可我却没有高僧的修为,争胜俗心依旧,执迷不悟,说起来惭愧!”

    李臻知道他师父是谁了,那篇传颂千古的檄文,他前世还曾背诵过,他心中激动,连忙拜倒,“弟子明白了!”

    忘尘大师微微一笑,“你明白就好,但希望你把师父的秘密也藏在心中。”

    “弟子不会告诉任何人。”

    忘尘大师从箱子里取出一柄造型古朴长剑,吹去上面的灰尘,摩挲良久,仿佛还在T会这柄剑的往事,他最后把剑递给了李臻。

    “这柄剑曾经叫做定唐剑,是太宗皇帝赐给英国公的佩剑,又传到他孙子徐敬业手中,我和徐敬业起兵时,他把这柄剑赠给了我,我放在箱底快十年了,现在我正式转赠给你,希望你能不辜负这柄剑,终于有一天能重定大唐,为师在九泉之下也能瞑目了。”

    李臻恭恭敬敬接过了这柄剑,“弟子牢记师恩,绝不辜负大师对弟子的教诲。”

    忘尘大师轻轻抚摸他的头笑道:“痴儿,有缘而聚,缘尽而散,就如白云苍狗,世间无常,若你将来有机会,可去婺州义乌县双林禅寺,或许我们还有一面之缘。”

    .........

    虽然明知师父一去不会再回,但李臻也没有太多伤感,他本来就是两世为人,对离散看得比任何人都更深透。

    况且他也要快离开敦煌了,又有什么必要为亲友离开敦煌而伤感?

    倒是酒志始终没有明白师父外出云游不过是安W他们的借口,他还在为师父给他的J把飞刀兴奋不已。

    两人离开了大云寺,便向不远处的莫高窟而来,莫高窟是敦煌城的圣地,已历经了数百年风雨,到中唐时才刚刚进入兴盛时期。

    莫高窟前长满了大P的胡杨和红柳,甘泉水从高高的断崖前缓缓流过,时值春天,这里莺飞C长,绿意盎然,一座座寺庙的金顶掩映在绿树红柳之中。

    莫高窟是在一P断崖石壁上开凿的佛教洞窟,已有大大小小数百个佛窟,但毕竟石壁面积有限,不是谁都能在石壁上开窟立佛,石壁和土地一样,也各有归属。

    目前,大部分岩壁都归属于各大寺院,还有少数被敦煌的名门大户拥有,这这些都有官府的立据,可以转让买卖,不过买卖石壁对佛不够虔诚,更多是世代传承。

    李臻也有一面石壁,位于莫高窟北面,占地颇大,是他祖父李丹平去世后传给他,最早曾属于敦煌李氏,由李氏分家产时给了李丹平。

    李丹平虔诚向佛,他平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开凿一口佛窟,寄托他对佛教的向往,但开凿佛窟耗费极大,李丹平一生清贫,根本无力开凿佛窟,他便把希望寄托在孙子身上。

    李臻虽然不像祖父那样虔诚向佛,但祖父的遗愿他有义务完成,这也是他的心愿。

    “老李,我去找小细,你去不去啊!”酒志急于向小细炫耀他的马,心急火燎地问道。

    “我要去给阿婶送Y,你先去吧!”

    “那我先去了。”

    酒志调转马头向南面冲去,小细的父亲现在在南面石窟G活,小细也应该在那里。

    李臻则C马来到了甘泉水北岸的礼佛台,远远看见十J个老F人在佛台上焚香跪拜,这些nv人都是敦煌nv人会的成员。

    所谓nv人会就是由一些无儿无nv的寡F组成,有专门的机构和执事,寡F们生前给nv人会J纳会费,死后nv人会替她们办理丧事,颇有点像后世的人寿保险。

    nv人会还会定期组织寡F们参加各种活动,礼佛就是其中之一。

    孟氏也是nv人会的成员,不过她并不符合nv人会的条件,她虽然是寡F,却有儿子,她每年要向nv人会J纳一笔不菲的费用。

    这让媳F李泉很不满,孟氏死后当然是儿子儿媳给她C办丧事,与nv人会何G?

    婆媳在争吵J次后,李泉看在丈夫的面上也懒得管她了,反正寿昌县的J间C屋也卖了,就让她用卖C屋的钱J会费去。

    不过孟氏虽然每年白给nv人会J钱,但也不能提高她在nv人会中地位,她在会中的地位很低,被很多人瞧不起。

    一方面固然是因为她儿子没有什么出息,但更重要是她们家明明有一块石壁,却没能在莫高窟内建造佛窟,这就说明她家穷,没有钱造佛窟,让无钱却又势利的寡F们着实瞧不起她。

    孟氏为此很生儿媳李泉的气,她认为李泉每年花大量的钱给自己的弟弟去读书习武,所以他们家才穷,没有钱修建佛窟。

    这就是婆媳关系紧张的根源。

    “阿婶,姊姊让我来给你送Y。”李臻笑着把Y递给了孟氏。

    孟氏瞥了一眼Y包,她感觉很多姐M都在看着她,她顿时脸一沉,冷冷道:“我明天就回去了,谁让她送Y,难道我不知道吗?”

    李臻有些尴尬,这老nv人毕竟是他大姊的婆婆,关系特殊,他只得笑了笑,把Y放在一旁,“阿婶忙吧!我先走了。”

    他轻轻一纵身,从高高的礼佛台上跳了下去,这一跃身姿潇洒,可惜没有被倾慕他的敦煌少nv们看见,却引来了一群老F人的议论。

    “听说学武很花钱的,要一直买Y不断,那种Y可昂贵了,只有有钱人家子弟才买得起。”

    “就是啊!家境也不富裕,G嘛要去学武,佛奴辛辛苦苦挣钱,却养了小舅子,哎,孟嫂可怜啊!白生了一个儿子。”

    没有儿子的nv人们越说越起劲,孟氏的脸Se愈加Y沉,J乎要刮起了雷暴。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