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军史小说 > 大唐狂士 > 第0024章 对质官堂

第0024章 对质官堂

推荐阅读:快穿之女配逆袭手札江山争雄抗战之无双战将重生之我为唐王文科大唐奋斗在红楼无尽破碎默茉仙途定远侯班超权财

    李臻姐弟回到家中,关上门李泉就开始埋怨李臻,“权契给他们就是了,G嘛非要打,打完了虽然高兴了,可他们要把你逐出家族,你怎么办?”

    李臻才不关心家族的事情,他更关心大姊有没有受伤,刚开始时,大姊好像被打了一棍。

    “阿姊,你怎么样,我这里有Y。”

    “我没事,你别打岔,我在说你呢!”

    李泉心中着实焦虑,这件事该怎么办?李臻笑着安W大姊道:“他们没有拿到权契,暂时不会把我驱逐出家族,而且今天家主好像不在,我估计家主根本不知道这件事,他们是擅自所为,等家主回来再说吧!”

    “你还能指望家主袒护你吗?”

    正说着,院门外传来重重的敲门声,李臻一怔,他发现院墙上竟冒起一P红光,他连忙拉住李泉,“阿姊,我去开门!”

    他快步走到门前,打开了院门,只见外面站着J名衙役,后面还跟着十J人,举着火把,腰中带刀。

    “你们有什么事?”

    “你就是李公子吧!李家告你S闯家庙,打伤家丁,状子已递到县衙,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两个衙役还算客气,他们都认识李臻,亲眼目睹他骑S了得,倒不敢对他恶声恶语,锁住就走。

    李臻摇了摇头,他已经敢肯定,家主李津肯定不在,为一块石壁居然动用官府,连挽回的余地都没有了,何其不智。

    这时,李泉吓得脸都变Se,上前央求道:“两位大哥,我丈夫也在县衙做事,能不能高抬贵手,放过我兄弟吧!”

    李泉的丈夫曹文在县衙做文吏,曹文虽然无能,但李泉的厉害名声却在外,两名衙役都认识她。

    一名衙役很为难地回头看了看,这时,从巷子外走来一人,正是县令杨赟。

    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人,在夜幕中看不太清楚相貌,但李臻何等眼力,他一眼便认出此人就是今晚拿他们发难的那个家族长辈。

    在县令身后之人确实就是李泽,他在家庙没有能威B李臻成功,随即就跑到县衙报案,给县令杨赟施加压力,要他抓李臻归案。

    尽管李臻在骑S表演时,县令杨赟也坐在看台上,知道王孝杰很看重这个少年,不过现在王孝杰已经走了,而以李家在沙州的地位,这个面子杨赟又不得不给,无奈之下,他只得亲自带领衙役来抓李臻。

    杨赟咳嗽一声,淡淡道:“我不知道你们家族内部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本官已派人去验了伤,有四人被打断胳膊,两人被打断腿骨,不管怎么说,他们是你下的手,本官要先带你回去,会秉公审理,绝不会冤屈你,希望你能配合本官办案。”

    李臻一指李泽,“他也是在配合县君办案吗?”

    杨赟回头看了一眼李泽,不露声Se道:“他是原告,需要他来指证,以免抓错人,这很正常,你不用想得太多。”

    李泉听到一个‘抓’字,更加心慌了,连忙道:“杨县君,我弟弟是冤枉的,是他们李家把我们骗去,要强抢财产,又是他们先动手,我弟弟为了保护我才被迫反抗,民nv也被李家家丁打了,民nv愿意作证。”

    “本官刚才说了,不会冤枉任何人,李二娘请放心,本官这点声誉还是有的。”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个嘲讽的声音,“杨县令为何不明天再传案犯,非要连夜抓人呢?莫非准备晚上做点什么事吗?”

    众人回头,只见索瑁在十J名家丁簇拥下走来,索瑁也是刚刚得到消息,他知道李家也开始动手了。

    索瑁很担心李臻被抓到县衙后,会被强行画押,然后官府连夜换契备案,那块石壁就变成了李家的财产,索家的希望就没有了,他急急赶来就是为了G涉此事。

    杨赟一怔,索瑁怎么也来了?他连忙道:“本官是怕案犯连夜逃走,所以先来羁押他,没有其他的意思。”

    索瑁呵呵一笑,“如果是担心这个,索家愿意作保,保证他不会逃走。”

    李泽没想到索瑁也来了,他今天拿不到石壁权契,明天可能就会有变故了,他心中大急,“杨县令,李家人被打伤众多,说不定还会出命案,今晚必须要拘留他。”

    杨赟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碍于李泽的面子,连夜抓捕李臻,但他怎么也没想到索家也来G涉了。

    他顿时意识到,这件事的背后绝不简单,极可能涉及到索、李两家的争斗,自己若C率行事,说不定最后会牵连到自己。

    这件事必须把前因后果弄清楚了再做决定,而且李家家主没有来,这个李泽的份量还是稍微轻了一点。

    想到这,他不再理会李泽,点点头道:“也罢,既然索家愿做保人,本官就稍微缓一缓。”

    他又对李臻道:“明天天亮,你自己来县衙投案吧!本官明天就审理此案!”

    说完,他吩咐J名衙役在李臻家站岗,自己便转身扬长而去,李泽心中恨极,却又无可奈何,他总不能对索瑁说,石壁拿回来我会再卖给索家。

    一则索家绝不会相信他,二则索家更怕他狮子大开口,还不如从李臻这里拿到比较好。

    所以李泽只是动了动口唇,话却说不出口,他只得狠狠一跺脚,转身而去。

    索瑁深深看了一眼李臻道:“好好考虑一下吧!索家说不定还可以再帮帮你。”

    他转身也带着家丁走了,李泉关了门,吓得两腿发软,她毕竟是个普通nv人,面对这种官司案,她也不知所措。

    李臻至始至终都没有多说什么,他已看透了迷雾中的利益纠葛,见大姊忧心忡忡,李臻便笑着安W她道:“阿姊不用担心,我知道明天该怎么做!”

    ........

    沙州只是个小州,下辖敦煌、寿昌两县,其中敦煌是主县,集中了沙州七成的人口,县衙便位于县城中部。

    一大早,李臻和李泉便在J名衙役的陪同下来到了县衙,至始至终,李泉的丈夫曹文没有出现,昨天Q子和母亲争吵,他便躲到城外的寺院抄写经卷,至今未归。

    “李公子上堂,家眷可旁观,不得进入堂内!”

    这时,李臻取出一张纸条递给大姊,低声对她说了J句,李泉点点头,快步离去了。

    李臻被衙役领进了大堂,有索家做保,衙役对他比较客气,没有给他戴枷锁和镣铐,让他在一旁等候。

    李臻也还是第一次来到县衙,他前世在内乡县见过真实的县衙,发现县衙格局J千年来基本上都没有变化。

    只是中唐时还没有椅子,县令之位在高高的台阶上,桌案较矮,后面放着一张坐榻。

    桌案上方悬挂着一块镶有金边的黑Se牌匾,上有四个白Se大字‘明察秋毫’,笔力颇为苍劲。

    两边放着十J块马牌,上写肃静、回避等等,马牌旁则站着十八名身着皂F的衙役,手执红黑大棍,个个身材高大,面目狰狞,显得杀气腾腾。

    其实大部分时候并不是县令来审案,而是由县尉来审,县令日理万机,哪里有时间来审那些Jmao蒜P的邻里纠纷琐案,只有一些大案才由县令主审。

    今天的案子是李氏家族告族人李臻侵占李氏财产,强闯家庙,打伤家丁,但诉求只有一个,要求李臻归还家族财产。

    李氏家族的主告方正是李泽,他就站在左面角落里,目光冷冷地注视着对方的李臻,今天他要拿出杀手锏,李臻输定了,尽管李臻武艺高强,但在官权面前,他再有天大的武艺也没有用。

    李臻面无表情,就仿佛没有看见对面的李泽,这时,一名文吏从侧门走出,“县君驾到!”

    十八名衙役一齐大喝:“升堂——”

    在长长的拖声中,县令杨赟快步走出,他头戴纱帽,身着绿Se七品官袍,脚穿乌P靴,腰束革带,面Se十分凝重。

    昨天晚上,杨赟已经了解到了这件案子的细节,关键就是那面石壁,李家认为石壁属于家族共有财产,但权契却在李臻手中。

    这本来是家族之间的内部事务,很少有人会家族外解决,偏偏李氏家族拿李臻没办法,跑来报官。

    而且这件事索家也cha手了,令杨赟一阵阵头大,他也没有办法解决,好在刚才县丞建议他可以把这件案子尽量拖一拖,让索家和李家S下达成妥协,事情就好办了。

    杨赟深以为然,李泽想要钱,索家想修石像,其实并不是无解,自己可以给李泽和索瑁牵牵线,让他们二人达成妥协,这个案子就了结。

    至于李臻的利益,杨赟还真没有太多考虑,那实在不重要。

    杨赟在桌案前坐下,衙役们再次高喝:“威—武——”

    “啪!”杨赟一拍惊堂木,喝道:“带原告、被告上堂!”

    昨晚晚上,李泽连夜改了诉状,既然不能以伤害家丁之罪拘捕李臻,那么就没必要在大闹家庙事情上纠结,他把重点改为对那面石壁的索求。

    他和李臻同时从两侧候审处走了出来,这时外面涌来数十名旁听的闲人,索瑁也出现了,他昨晚亲自找了县丞,要求他在这件案子上出点力。

    他并没有太担心,官场的规则他懂,相信县丞已经给杨赟打了招呼,他面带笑容地站在一边,等待今天堂审的不了了之。

    李泽和李臻一起躬身施礼,“参见县君!”

    杨赟点点头,对李臻道:“李家已经撤诉你扰乱家庙之事,今天本官就不追究此事了,希望你以后不要那么冲动,更不能胡乱伤人,听见没有?”

    “学生明白!”

    “好!”杨赟取过李泽的诉状,展开看了看,眉头微微一皱,李泽的诉状和昨天的写法又不一样了。

    昨天是说族中有规矩,超过十年的未使用财产要被家族收回,但今天诉状内这话不在了,变成了李臻并非敦煌李氏族人,不能接受李氏的财产。

    杨赟刚要开口询问,一名文吏飞奔而至,在他耳边低语J句,杨赟吓了一跳,他怎么来了,杨赟慌忙起身迎了出去。《大唐狂士》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