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军史小说 > 大唐狂士 > 第0055章 人心难测

第0055章 人心难测

推荐阅读:重生之我为唐王文科大唐抗战之无双战将奋斗在红楼江山争雄无尽破碎默茉仙途快穿之女配逆袭手札定远侯班超权财

    这名粟特中年男子名叫康伯乐,是粟特人在长安的商会首领,在粟特人中具有崇高的威望。

    而李臻给他看的东西就是粟特商队的平安符,李臻在福禄县救了一群粟特少nv后,商队首领塞巴为感恩而特地赠给他。

    不管身在何处,李臻只要向粟特商人出示这支平安符,各地的粟特商人都会尽力相助,解决他的困难。

    贵客房内,康伯乐让侍nv给他们上了热N浆,他仔细看了看这支平安符,上面有商队的名字。

    这是上个月离开长安的一支大商队,康伯乐已经得到消息,这支商队在肃州福禄县遭遇马匪袭击,抢走了九名粟特少nv,后得J名年轻汉人相助,才救回了被抢之人。

    康伯乐心里明白,应该就是眼前这两名年轻人救了商队,他笑着点了点头,“请问两位公子尊姓大名?”

    李臻欠身道:“在敦煌人李臻,这位酒志,是我的同伴,我们遇到一点小困难,希望能得到大叔的帮助。”

    康伯乐微微笑了起来,“我在长安粟特人中还是有点威望,你说吧!只要我能办到,我一定会尽力相助。”

    “是这样,我们在寻找一群刚到长安的吐火罗武士,约数十人到百人左右,能否请大叔帮我找到他们。”

    “这谈不上什么大事情,找人而已,我可以帮你们!”

    康伯乐欣然答应了,他沉YP刻道:“吐火罗人的生活习惯和中原人大不相同,他们需要的很多物品都必须向粟特人购买,而且我和吐火罗人商会也有紧密联系,找到他们应该不难,不知公子最迟什么时候需要消息?”

    “如果今天能给我消息最好,但最迟明天中午我就需要知道他们的落脚点。”

    康伯乐点点头,“我试试看吧!尽量今天给你消息。”

    李臻心中感激,连忙致谢,这时他又想起一事,连忙道:“我要提醒大叔,这是一帮穷凶极恶的歹徒,杀人如麻,大叔可千万要当心。”

    “多谢公子提醒,我会注意。”

    李臻把自己的住处给了他,便和酒志起身告辞了。

    两人暂时也没有了事情,眼看时间到了中午,他们索X来到东市旁一家酒肆坐下,点了J个菜,要了一壶酒。

    “老李,我们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没做,你忘了吗?王元宝答应我们每人的两千贯钱,我们还没有去取呢!要不要下午去把它取了,直接换成粟特金币,你说呢?”

    李臻摇了摇头,“两千枚金币也够重的,反而会成为我们的累赘,反正王元宝也不会赖帐,以后再取吧!”

    “说得也是啊!胖爷我来长安也有不少日子了,居然还没有去享受享受一下长安的美人福,哎!这件破事什么时候才是头?”

    “以后有的是机会,先把小细救出来,我就不管你了,随便你去哪家青楼J馆,我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将来也不会告诉翠儿。”

    “这话我ai听,也不知翠儿有没有把我忘了。”

    李臻喝了一杯酒,他又想起一事,沉思半响对对酒志笑道:“老胖,有件事我觉得很奇怪。”

    他发现酒志走神了,便顺他目光望去,不由又好气又好笑,轻轻一拍桌子,“你在看什么?”

    酒志正在T窥邻座一名年轻少F露出的雪白X脯,他被李臻叫了一声,顿时吓了一跳,“什么事啊?”

    “你这家伙,能不能要点面子,人家丈夫就在旁边呢!”

    酒志脸一红,“哦!我知道了,你继续说。”

    “我在说有件事觉得有点奇怪,一直想不通,你帮我参谋参谋。”

    酒志呷了一口酒,得意地笑了起来,“我知道你为什么不肯让我送思思回去了,因为你需要胖爷我这样有智慧的人听你瞎掰,大壮那种铁锈脑子,你给他说一百遍他也反应不过来,说吧!胖爷我洗耳恭听。”

    “我记得王元宝说过,阿缓王也得到一只影舍利套函,他也知道怎么分辨舍利真假,既然阿缓王的手下出现在长安,那我怎么感觉好像所有人都不知真假似的,拼命抢影舍利,甚至连阿缓王的人也要抢。

    还有,武顺的舍利图居然是影舍利的图案,难道阿缓王没有告诉武顺身边的内鬼怎么辨认真假吗?这里面缘故,我怎么也想不通。”

    酒志‘嗤!’地冷笑一声,“有大智慧的胖爷在你面前,你居然还会感到困H?我告诉你答案,很简单,这个阿缓王是个J猾老鬼,知道了真相却不说,然后把他的假舍利也卖个高价,反正他在吐火罗,山高皇帝远,最后上当之人也拿他没办法,这种事情胖爷我就G过。”

    李臻点了点头,这个死胖子好像说对了一半,阿缓王刻意隐瞒住了真相,至于为什么要隐瞒,未必是酒志说的那样简单。

    ........

    康伯乐不愧是粟特商会的领袖,他的能力和效率没有让李臻失望,H昏时分他便让侄儿送来一张纸条,上面只有一句话,‘人在延兴门外青龙寺内。’

    李臻立刻让酒志去青龙寺外监视,他自己则动身赶往武顺府,一刻钟后,他在武顺面前摊开了一张地图,在青龙寺上重重画了一个圈。

    “杀你手下的凶手就住在寺院内!”

    武顺没想到李臻的探查竟然如此迅捷,不到一天就找到了凶手驻地,要知道他花了三天时间,出动一百多人,连凶手的影子都没找到。

    他呆了半晌问道:“你能肯定吗?”

    “我现在可以肯定,我的胖兄弟就在寺院外监视,不过你身边有内鬼,如果你泄露了消息,我就不能保证了。”

    武顺负手走了J步道:“我这就召集家丁和武士,以保护庄园为由,赶往青龙寺。”

    他又对李臻笑道:“我会把你兄弟也带上,如果情报属实,我当场放人,绝不食言!”

    武顺也是颇有魄力之人,他当即立断,召集两百名家丁和百名蓄养的武士训话,他的庄园在长安东南方向的蓝田县,正好需要从延兴门外出去。

    “我刚刚接到蓝田庄园的消息,有一群饥民闯进了庄园,抢劫粮食物资,大管事紧急求救,大家带上兵器,速跟我去庄园救援!”

    三百名家丁和武士迅速带上了兵器,武顺也披甲带盔,翻身上了战马,带领三百名全副武装的手下,浩浩荡荡向延兴门奔去。

    直到出了延兴门,武顺才改变了命令,指着数百步外的青龙寺大喝道:“给我包围青龙寺,藏在里面的胡人杀无赦!”

    武顺铁了心,他不怕杀人,闯下天大的篓子也有父亲武承嗣替他兜着,相反,八名武氏家将在长安被杀,弥勒舍利被抢走,他如果不给父亲一个说法,后果他承担不起。

    蓝振玉也没有料到事情会突变,他不知道半个时辰前李臻给武顺送信之事,尽管李臻承诺一天内找到那群吐火罗武士,但他并不太相信李臻有这个能力。

    直到武顺的命令下达,他才脸Se大变,他意识到要出事了,但这时候再通知青龙寺内的人撤走,已经晚了。

    蓝振玉只得Y着头P找到武顺,劝他道:“使君的心情我理解,但使君这样做确实有点不妥,这会闯下大祸!”

    武顺冷冷看了他一眼,“会闯下什么大祸?”

    “使君也知道是某个势力cha手舍利之事,此人必是洛Y权贵,若使君杀了他的人,会给魏王竖立一个强敌,请使君三思!”

    武顺冷笑一声,“他可以毫无顾忌的杀武氏家丁,不怕得罪武家,我却不敢动他一根毫mao,若事情传到父亲耳中,你让我怎么给父亲解释?”

    蓝振玉还要再劝,武顺一摆手道:“你不要再劝,以免我怀疑你就是内鬼,你可以闭嘴了。”

    蓝振玉只得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他心中暗急,却又无可奈何。

    这时,武顺的家丁和武士已经冲进了青龙寺内,正好遇到了一群准备外出的吐火罗武士,双方在寺院内爆发了一场激战......

    双方力量悬殊,不到一刻钟便结束了恶战,三十J名吐火罗武士被武顺的家丁杀死,这时,J名家丁将一名受重伤的僧人抬到武顺面前。

    “启禀主人,此人就是他们的头领!”

    僧人约三十余岁,眉眼之间充满了轻浮之气,尽管他已身受重伤,但依旧愤怒异常,低哑着声音到:“武顺,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竟敢杀大总管的人!”

    武顺细细打量他,不由吃了一惊,这僧人他认识,俗名叫做王道渊,原本是长安街头卖假Y的无赖,后来去了洛Y,并在洛Y认识了同样卖假Y的江湖术士冯小宝。

    当冯小宝一夜发迹,摇身变为武则天的入幕之宾怀义和尚后,王道渊也J犬升天,在白马寺出家,改法名为道渊,成为了薛怀义的左膀右臂。

    武顺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参与抢夺舍利另一大势力,竟然就是薛怀义,顿时把他吓出了一身冷汗。

    要知道薛怀义是圣神皇帝最信任的男宠,权势滔天,连他义父武承嗣和叔父武三思都要抢着替他牵马缰绳、执马鞭,自己竟然杀了他的手下。

    武顺知道自己闯下大祸了,他暗暗懊悔,应该听蓝振玉的劝告。

    但事已至此,他也只得Y着头P道:“王道渊,是你先杀了武氏家将,抢了我的舍利,你把舍利J出来,否则这个官司我跟你打到底!”

    王道渊血流不止,依然斥骂道:“狗P!我J时拿你的舍利了,我还要问你要,你这个假子娈货,有种你去给大总管解释去。”

    王道渊说话极为刻薄,当着众人的面,一句话揭穿了武顺的老底,武顺心中恼羞J加,却又不得不管王道渊的死活,连忙令道:“速速抬下去给他治伤!”

    J名家将上前将王道渊抬了下去,但只P刻便有一人上前禀报,“主人,那人心脉被砍断,已经.....”

    “他死了吗?”武顺吓得声音都颤抖起来。

    家将点点头,旁边蓝振玉心中大恨,却又不敢吭声,他知道武顺下一步必然是杀人灭口了。

    武顺知道自己误杀了薛怀义的心腹,闯下大祸,他索X下令,将其余抓到的活口全部带回府中,这些人将一个都活不成。

    李臻冷眼旁观,他见武顺已经处理完了青龙寺之人,这才不慌不忙从后面走了过来。

    “武柱国,你亲口给我说过,你是讲信誉之人,现在我已经替你抓到了凶人,那么按照我们之间的约定,你该放了我的兄弟。”

    武顺犹豫了一下,李臻的伙伴对他没有什么意义,如果能趁机收拢李臻倒也不错,他正要答应,这时,蓝振玉却拉了一下武顺,“使君,卑职有句话要说。”

    他将武顺拉到一边,低声道:“卑职刚才查过青龙寺,并没有找到舍利,卑职又审问了J人,都说那天晚上另有人抢走了舍利,看来王道渊所言非虚。”

    武顺听说没有舍利,心中着实失望,又问道:“那依你之见呢?”

    蓝振玉用眼角余光恶毒瞥了一眼李臻,此人毁了青龙寺,也毁了自己前途,让自己无法在薛怀义面前J代,这个仇他怎能不报。

    他又冷笑道:“既然李臻能替使君找到凶手,那说明他还知道得更多,使君为何不让他去把舍利找回来?”

    武顺想到自己得罪了薛怀义,也是由李臻引起,若不是他找到了青龙寺,自己如何会闯祸?原本给李臻的承诺,此时已丢得无影无踪。

    武顺便走回来对李臻道:“我当然会放你的兄弟,不过在放你兄弟之前,还要再麻烦你辛苦一趟,把舍利给我找回来。”

    李臻大怒,武顺果然出尔反尔,他拔剑一步上前,剑光一闪,顶住了武顺的咽喉,快得无以L比,吓得武顺呆住了,半晌结结巴巴道:“你要...G什么?”

    旁边蓝振玉冷笑一声,一摆手,J名家丁将捆绑的小细押了上来,蓝振玉长剑顶着小细咽喉,冷笑一声道:“李臻,你杀我也杀,看谁更狠!”

    李臻克制住了滔天怒火,慢慢将剑收回了鞘,对武顺冷冷道:“如果他们已经把舍利送去洛Y了呢?”

    武顺抚摸着脖子上的剑痕,心中大恨,“这个我不管,明天这个时候你若拿不出舍利,你就给他收尸吧!”

    李臻深深吸了口气,对旁边的酒志道:“我们走!”

    李臻走了J步,又回头对武顺道:“你知道你身边的内鬼是谁吗?”

    李臻一指蓝振玉,“就是他!”

    说完,他转身便走,武顺惊愕地望着蓝振玉,半晌说不出一句话。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