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军史小说 > 大唐狂士 > 第0080章 新的线索

第0080章 新的线索

推荐阅读:默茉仙途无尽破碎奋斗在红楼文科大唐重生之我为唐王定远侯班超抗战之无双战将江山争雄快穿之女配逆袭手札权财

    武顺府的大火最终没有能扑灭,占地八十亩的武顺府被烧成了白地,所有的线索都在这场大火中烧得GG净净。

    入夜,万年县馆驿内,来俊臣心中颇为烦闷,负手在房间内来回踱步。

    事实上,直到现在他都没有想明白圣上为什么派他来查这件舍利之案,按理,真假舍利已经水落石出,还有什么必要再查下去?

    武氏和李氏之间的恩恩怨怨就是那么回事,天下路人皆知,难道是因为圣上不爽李氏拿到了真舍利,再要挑起什么事端?

    来俊臣是个极有头脑之人,冷静、机敏,十分能G,他觉得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圣上让他调查舍利案,必然另有深意。

    这件事不能绝不能因为武顺府被烧,就仓促结案了事,他必须再继续查下去。

    可是.。。他又该从何入手呢?

    就在这时,他忽然听见破空之声,来俊臣大惊,迅速一闪身,一支弩箭从窗外S入,擦身而过,正S中他身后的木柱。

    来俊臣大怒,一跃跳上窗户,只见窗外一轮清朗的明月,月辉如银,四周一P寂静,没有任何可疑的踪影。

    来俊臣又回头盯住了那支弩箭,弩箭上cha着一封信,他慢慢走回房间,拔下弩箭,取下cha在弩箭上的短信,打开短信,里面只有一句话,‘舍利案,宣Y坊敦煌酒肆蓝振宁’。

    来俊臣眉头皱了起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这个蓝振宁和舍利案有关?

    还有,这是谁S来的短信,为什么要告诉他这个线索?

    他沉思P刻,且不管是谁告诉他线索,他现在正苦无头绪,先查下去再说,来俊臣立刻喝令道:“所有人集合,立刻去宣Y坊!”

    ......

    晚上原本是各家酒肆生意最好的时刻,宣Y坊的敦煌酒肆也不例外。

    但此时,敦煌酒肆似乎发生了一点变故,所有酒客都被赶出酒肆,有两名Yu评理的酒客被打得半死,从二楼扔下来,所有酒客吓得一哄而散,酒肆大门轰然关闭。

    酒肆的数十名胡姬和酒保都被赶到三楼。

    二楼大堂上的桌子被堆在一边,来俊臣坐在一张胡凳上,冷冷地注视着眼前的东主蓝振宁。

    蓝振宁被倒挂在二楼大堂上,头离地面约三尺,脸Se因血上涌而胀成猪肝Se,两张脸被chou成猪头,眼中露出恐惧之Se。

    来俊臣手中摆弄着一把锋利的小刀,脸上挂着Y冷的笑容,“我可没有那么多耐心,我就告诉你,你若再有一句话让我不爽,我就割你一块R,我现在开始问了。”

    “我要问武顺府的舍利之事,你知情吗?”

    蓝振宁摇摇头,忽然,又猛地点头,来俊臣冷哼了一声,“今天中午,武顺府被一把火烧了,你知道是谁G的吗?”

    蓝振宁迟疑一下,摇了摇头,却见寒光一闪,蓝振宁一只耳朵落地,鲜血喷涌而出,蓝振宁顿时如杀猪般嚎叫起来。

    “今天中午,武顺府被一把火烧了,你知道是谁G的吗?”来俊臣又冷冷重复问道。

    “是我兄弟放的火,是蓝振玉,我说!我什么都说!”

    来俊臣见得太多了,这种人不见棺材不落泪,光一只耳朵还不足以彻底击溃他,他又冷冷问道:“有人说武顺是自杀,有人说他是被谋杀,他到底怎么死的?“

    “是谋杀,是一个叫李臻杀的,不!不是他杀的,啊——”

    寒光又一闪,蓝振宁又一只耳朵落地,鲜血流满他一脸,蓝振宁哭嚎惨叫,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来俊臣负手走到窗前,冷冷令道:“给他止血,脱光他的衣F!”

    J名手下动作迅速地给蓝振宁止了血,将他放下来,剥光衣F,手脚捆住,横躺在桌子上,蓝振宁心中更加恐惧,他觉得自己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

    此时,他的信念已经完全崩溃了,心中很透了兄弟蓝振玉,就是他给自己带来无穷的灾难。

    来俊臣慢慢走到他眼前,小刀在手中掂了掂,“你继续说吧!还是那句话,让我不爽,就割你一块R。”

    蓝振宁不由并拢一下双腿,颤抖着声音道:“蓝振玉...今天中午回来,虽然他没有说,但我能猜到...武顺府就是他放的火,因为我MM被武顺家的人B死。”

    “蓝振玉和舍利有什么关系?”

    “武顺派蓝振玉去西域争夺舍利,被李臻搅了,结果舍利被王元宝得到,后来武顺又B李臻夺回舍利,结果李臻给了他一颗影舍利,这些都是我兄弟说的。”

    “这就对了,老老实实配合我,我就不会伤害你,我来俊臣是有原则的人,从不杀老实人,你没听说过吗?”

    蓝振宁听说对方竟然就是大唐人闻之Se变的酷吏来俊臣,顿时吓得他小便失禁,当场晕死过去。

    来俊臣厌恶地摇摇头,对左右道:“把他弄G净,穿上衣FJ代。”

    蓝振宁再也不敢心怀侥幸,便将他所知道的事情原原本本的J代了一遍。

    来俊臣这才知道舍利案的原委,竟然这么复杂,还有一个莫名其妙冒出的李臻,竟然是一个不知名的敦煌小民,更让他感到困H。

    他背着手来回踱步,从蓝振宁目前的J代,这件事应该都结束了,结果他也知道,李旦得到真舍利,武承嗣得到假舍利,那这个案子还有什么值得深挖的呢?

    想来想去,他把关注点放在蓝振玉和李臻二人身上,如果还有什么故事,就应该在这二人身上了。

    想到这,他又问道:“你兄弟蓝振玉来洛Y做什么?”

    “他是来取一样东西,之前由我MM从武顺哪里偷出来,她是武顺的宠妾。”

    来俊臣心中一动,追问道:“什么东西?”

    “好像是一封信,具T内容我不知道,我MMF毒自杀后,这封就一直放在我这里,我不敢看。”

    “是谁写来的信,你应该知道,快说!”

    “好像是.。。魏王写给武顺的信。”

    来俊臣越来越有兴趣了,他chou丝剥茧,竟然渐渐被他发现了一点线索,但还不够,蓝振玉拿到了信,又烧掉武顺府,显然就是为了掩人耳目。

    还有那个鱼品龙大喊要保住书房,很可能他也是为了找这封信,这封信的内容是什么?

    来俊臣低头沉思不语,或许蓝振宁是想保住X命的缘故,又战战兢兢补充道:“蓝振玉已经回了洛Y....他临走时反复叮嘱我,让我挖出MM的尸首,把它烧掉。”

    “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他只是说.。MM身上有剧毒,碰到会死人,让我小心点。”

    来俊臣眉头一皱,他猛地想到一件事,急问道:“你MM死后是什么样子?”

    “浑身金H,僵Y如石。”

    来俊臣霍地站起身,连连拍打自己额头,他终于明白了,蓝振玉的MM竟然和高僧云宣中了同样的毒,说明这个毒的来源就是蓝振玉,而蓝振玉是武顺的心腹,难道那毒经案竟和...武承嗣有关?

    来俊臣后背冒出一身冷汗,他转身一把揪起蓝振宁,恶狠狠道:“你MM的房间在哪里?立刻带我去!”

    .......

    蓝振宁兄M三人,蓝振宁、蓝振玉和蓝依儿,其中蓝依儿被二弟蓝振玉献给武顺后,成为了武顺的宠妾。

    本来蓝依儿已经有五个月身Y,武顺死后,他的家人为争夺财产,打掉了她肚中的胎儿,并把她赶出武顺府,蓝依儿在悲愤中F毒自尽。

    蓝依儿临时居住的房间就在敦煌酒肆的后院,她死后房间也暂时被封存。

    此时来俊臣在房间内细细搜查,他很快从床榻角落找到一个约一寸大的花瓷小瓶,小瓶塞子被拔掉,已经空了,来俊臣推断,蓝依儿就是喝小瓶内的毒Y而死。

    很快,来俊臣又在蓝依儿的梳妆盒里找到一个同样的花瓷小瓶,瓶口被蜡封死。

    来俊臣立刻令手下抓来一只犬,他用这只犬试毒,果然,这只犬立刻倒地毙命,浑身变成了金HSe,来俊臣和手下吓得纷纷后退。

    来俊臣小心收好毒Y瓶,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心中暗忖,‘蓝依儿应该是从武顺手中偷到的毒Y,蓝振玉绝不会把这种毒Y给自己MM。’

    来俊臣终于意识到问题严重了,搞不好毒经案就是武承嗣G的,栽赃给狄仁杰。

    更重要的是,恐怕圣上也有点怀疑这件事了,才让自己来长安查案,难道这才是圣上派自己来长安查舍利案的真正用意?

    仅靠一瓶毒Y不能说明问题,关键还是要蓝振玉身上那封信,那是武承嗣给武顺的亲笔信,恐怕那封信才是整个毒经案的证据。

    来俊臣很快便理顺了思路,他下一步就是赶回洛Y抓住蓝振玉,拿到那封信,而且武承嗣那边他也要先提醒一下才行,也算是他给武家的一个J代。

    他当即对一名手下低声令道:“带J个弟兄把蓝依儿的尸T烧掉,再把这个蓝振宁也弄到城外G掉,做得G净一点。”

    “遵命!”

    手下匆匆去了,来俊臣又招来一名心腹,指了指被毒死的狗道:“把这条狗送给鱼品龙,告诉他,这条狗是从武顺府中挖出。”

    安排好了后事,来俊臣当即翻身上马,不在长安停留,连夜带领手下赶回了洛Y。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