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军史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六十八章 诱杀、杀诱!

第六十八章 诱杀、杀诱!

推荐阅读:定远侯班超默茉仙途无尽破碎奋斗在红楼文科大唐重生之我为唐王抗战之无双战将江山争雄快穿之女配逆袭手札权财

    现在任何出现在杨府的人,都是杨帆的假想敌,更何况是这J个疑点重重的军人。

    一俟发现他们可能对自己构成威胁,杨帆本能地就想了解他们的身分来历和长处、弱点。

    凭着他的好人缘,杨帆很快就从刘管事口中弄清楚了这J个人的身份:奉宸卫中郎将蔡东。那四个铜墙铁壁般的千牛备身,则是蔡东成麾下四大G将:刘奎、沈家辉、吴少东、H麒麟,这是他在右奉宸卫最重要的班底。

    杨明笙的寝居内,蔡东成跪坐在榻前,腰背挺直一线,给人一种标枪似的感觉。

    蔡东成注目看着五官难辨的杨明笙,沉声道:“你是说,这人是当年岭南韶州环山小村的漏网之鱼。”

    “是!”

    蔡东成的目光缓缓地垂下来,思索道:“那小村中,一共有贺兰、夏侯、杨、沈、李、赵、王、裘、方、冯、韩共十一姓人家,多是文人,没听说他们之中有什么武技高超之辈,若有这等高来高去的本事,当初怎么不见他们有所举动?”

    杨明笙Y恻恻地道:“当初又不曾有人去灭他们满门,为何要有所举动?”

    蔡东成的眉头微微地皱了起来,虽然他们因为当年共同办下那桩大案,彼此间有了一个共同的秘密,又同样靠着这个秘密,他们的仕途一帆风顺,如今杨明笙成为刑部举足轻重的司法司郎中,他更是荣升为右奉宸卫中郎将,可他与杨明笙来往着实不多。

    文人与武人,就像水和油,能融合在一起的,实在不多。他所记得的,是当年杨明笙的X情,他不知道这J年杨明笙官升脾气长,本来就已变得这么YY怪气,还是因为成了残疾才X情大变,总之,听他说话叫人心里很不舒F。

    不过看到杨明笙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蔡东成不想再与他计较,蔡东成仔细地想了想,又道:“只凭一个苍老的声音,便想查出对方身份,实无可能。除非能确定对方的身份才有一线希望。”

    杨明笙道:“这十一姓人家被贬谪岭南,同去的有他们的家眷、还有部曲和奴仆,他们在那山中住了十多年,生老病死之下,还剩下多少人,我们并不清楚。唯一能够确定的是,此人年纪已经不小了,当初至少也过了中年。”

    蔡东成冷冷地道:“这个线索,有等于无!或许……查出对方身份的关键是……他为什么现在才找上咱们。”

    杨明笙道:“也许他刚刚才查到咱们。”

    蔡东成冷笑:“查?怎么查?他能从哪儿查到咱们?”

    杨明笙默默地坐着,一言不答。

    蔡东成看着那张被白布完全裹起来的脸,突然想到了什么,脸上刷地一下变了颜Se,过了半晌,他哈地一声笑,道:“杨郎中,你不会是怀疑……那个人吧?这不可能!怎么可能!如果是那个人想杀我们,只要动动念头,我们就灰飞烟灭了,何须如此大费周张。”

    蔡东成此时的神情非常不安,他的气势本来就像一柄无坚不摧的利剑,无人可掠其锋,可是此刻竟显得异常的惶恐,以致他问了杨明笙一句,甚至不等他答复,便立即匆匆否定了这个可能,心中实已不安到了极点。

    杨明笙缓缓说话了:“你想到哪儿去了,我当然不会怀疑那个人!如果是那人派来的刺客,刺客一刀杀了我就是了,何须如此折磨?”

    蔡东成松了一口气,似乎只要不是那个人,他就再无任何畏惧,那无坚不摧的犀利气势重新焕发出来:“那你在想什么?”

    杨明笙道:“我在想……他此刻应该正在看着我,躲在某个离我很近的地方盯着我,盯着所有会接近我的人。”

    杨明笙一面说,一面扭动头颅,向左右“张望”,虽然他什么都看不见:“或许,查出他的关键,根本不需要任何线索,我们只要坐在这儿静静地等他就行了,他一定还会来的……”

    蔡东成先是眉头微皱,继而恍然大悟,他霍地站起身来,又惊又怒地道:“你是说,他故意放过你?他以为你饵,诱我出来?而你,就如他所愿,把我找来了?”

    “不要吵!”

    杨明笙微微侧着头,好象在倾听什么声音,静了一静,才正了身形,对蔡东成道:“蔡郎将,我杨某人并不是没担当的人!我并没有对他招出你的身份,当我以为我一定会死的时候,他却没有杀我,可他若想杀我实在是很容易的。

    我想了很久才想清楚,他这是要以我为饵,找出其他的仇人!我一个人的命,显然是不能抵消他的仇恨。呵呵,杨某现在已经是个废人,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唯一的愿望,就是杀死他!所以……”

    他缓缓仰起头,黑洞洞的鼻孔仿佛眼睛似的盯着蔡东成,热切地低吼道:“引他来杀你,你来杀死他!”

    ※※※※※※※※※※※※※※※※※※※※※※※※※※※※

    夜晚的杨郎中府非常的平静,至少表面上看,非常的平静。

    由此,也可以看出郎中府宅院之广,如许之多的家丁护院、坊丁武侯以及巡捕公人,虽然说要一日三班,轮换值守,所以夜晚活动的只有三分之一,可是撒开了去居然看起来同平常一样,依旧是那样的幽静、那样的空旷,非得是如此阔宅不可。

    晚上有雾,秋雾袅袅,所以巡弋值守的人更加的谨慎,生怕那个胆大包天,竟敢刺杀司刑郎中的大胆刺客chou冷子从夜雾中冒出来给他们一刀。所以他们脚下走得都很小心,微微地躬着背,谨慎地打量着四周,注意着任何一点动静。

    杨帆同其他巡夜人一样,小心翼翼地走着,腰里挎着刀,手里拿着锣,脚下轻得像猫儿似的,唯恐被人听到。

    “嘘!嘘嘘!”

    杨帆循声望去,只见一丛花C后面,马桥头上顶着树枝编的C帽,探出头来,向他招着手。杨帆走过去,马桥小声道:“你别老这么转悠,小心真撞上那个要命的煞星,随便应付一下就得了,没人的时候偷偷懒,找个地方磨蹭磨蹭。”

    杨帆心中一暖,颔首道:“我省得,你也小心点儿。”

    “嗯!我晓得,有人来了!”

    马桥答应一声,嗖地一下蹲了下去,杨帆转身往路上走,迎面两个刑部的公人并肩走来,看似随意间,双目炯然扫动,已将四下事物尽皆看在眼中,他们的手,一直紧紧地攥在刀柄上。

    杨帆在路边站住,候着两个公人过去,才又踏上道路。

    后院书房一楼,此刻大门洞开,灯光从房中流泻出来,照在房门外三尺远的台阶上。

    在原来木钉儿烹茶的地方摆了一条胡凳,一个燕颔豹髭,虎背熊腰的大汉正坐在胡凳上,于灯下拭刀。

    刀是千牛刀,雪亮如秋水,大汉用鹿P抹布一遍一遍地擦拭着,时而举起,眯起眼睛瞧瞧,然后继续埋头擦着那并不存在的污垢。

    他很ai惜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