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军史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六十九章 动如脱兔

第六十九章 动如脱兔

推荐阅读:默茉仙途无尽破碎奋斗在红楼文科大唐重生之我为唐王定远侯班超抗战之无双战将江山争雄快穿之女配逆袭手札权财

    刘奎一手持刀,鹿P抹布在血槽里一遍一遍机械地擦拭着,同时冷眼瞟着少年的动作。

    少年走到J案边,轻轻放下木槌儿,然后手掌贴着铜锣,把它搁到J案上,这样可以防止铜锣发出声音。

    J案上有一壶水和一盘倒扣着的杯子,旁边还有一只掀开的杯子,里边有半杯水,那是刘奎刚刚用过的。少年轻手轻脚地翻过一个杯子,倒了一满水,然后又给刘奎把杯子斟满了。

    刘奎眼中的冷漠稍减:“这是个懂规矩的年轻人。”

    刘奎自诩是一个讷于言而敏于行的人,所以特别在意别人的行动表现,这个小家丁,在他看来已经顺眼多第六十九章 动如脱兔了。

    少年喝完水,轻轻放下杯子,对刘奎欠了欠身,微笑道:“多谢将军,在下这就去巡逻了。”

    刘奎“嗯”了一声,眼P抹了下来,淡淡地道:“官府安排你们这些人来守夜,根本就是让你们送死,自己小心一些吧。”

    p:诚求推荐,登录点击!

    刘奎一向拙于言辞,对上官、同僚也不假辞Se,如今却对一个地位与有他天渊之别的小家丁特意嘱咐了一句,实在是破天荒头一遭。这个少年的笑容有种很特别的亲和力,叫人很容易就对他产生好感。

    少年笑得更加灿烂:“多谢将军关心。杨郎中能请到将军这样神武的人物来府中坐镇,想必那个飞贼根本不敢再来了,小的有什么好怕的。”

    一抹笑意浮上了刘奎的眼睛:“你这小子懂得什么,那人既敢把杨郎中伤成那副模样,分明是有不共戴天之仇,还怕有人捉他么?你还是小心些吧,真要碰上那个人,哼!你就自求多福吧。”

    少年想了想,怵然道:“不错!将军虎威,第六十九章 动如脱兔固然令人惧怕,可是那人与杨郎中有血海深仇,想必……想必是不会就此罢手的,我还是应该小心些才是,多谢将军提醒。”

    “嗯?你等等!”

    刘奎停了擦刀的动作,抬起脸来,问道:“你知道那人与杨郎中有何仇恨?”

    说起来,刘奎还不知道杨郎中到底是被何人,因为什么缘故而伤害的,人都有好奇之心,听到这句话,难免一句。

    少年有些惊讶地道:“我听府上管事说,那个大盗潜进府来时,曾对杨郎中说过,他说他是为了永淳二年的韶州血案而来,所以与杨郎中有不共戴天之仇,怎么?将军受杨郎中邀请而来,居然不知道那个大盗是什么身份?”

    “永淳二年……,韶州血案……”

    刘奎低头想了想,脸Se突然变了,他霍地抬头道:“那人是韶州桃源……”

    刘奎甫一抬头,双眼便猛地一瞪,因为他看到那个本来还站在一丈开外的少年突兀地出现在他的面前,五指如喙,迅猛之至地向他的咽喉cha来。

    “你敢……”

    刘奎怒喝出声,掌中刀猛地扬起,

    少年疾退,倏然又站到一丈开外,还是原来的那个地方,仿佛他根本就不曾离开过那个位置。

    静如处子,动如脱兔。

    刘奎掌中雪亮的千牛刀在空中挥起一P雪白的光轮,但是刀下的人已然不在,刘奎一刀挥空,惊怒的想要站起来,可他忽然发觉自己全身的力气好像一下子都被chou空了,他的双腿已完全使不上力气。

    他想张口大叫,可是口张得很大,却一个字也喊不出来,喉中咕咕地叫了J声,血便顺着嘴角溢了出来。

    他的手中还握着刀,但他那双钢铁般的手臂也忽然软下来,原本擦得很亮很G净的钢刀“当啷”一声掉在地上,沾上了一点泥土。

    那少年撮指如喙,以迅雷难及的速度点中了他的咽喉,又在他的刀挥起之前,飞快地退开了去。

    刘奎怒目圆睁,一双眼球好像就要突出眼眶似的,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也吐不出一个字来,因为他的喉骨被那一喙已然击得粉碎,声带被碎骨刺成了一团R糜,根本无法再发出任何声音。

    刘奎憋得面孔像涂了J血一般胀红,他勉强地吐出J个意义难明的音节来,身子便开始摇晃起来。

    少年似乎知道他想说什么,他走过来,轻轻地走到刘奎面前,轻轻地弯下腰,拾起那口千牛刀,挺直腰杆,看着刘奎的眼睛,轻轻地问道:“你既然知道韶州有个桃源村,难道还不知道我为什么动手?”

    刘奎喉中发出低沉的呜呜声,那是气L穿过咽喉的声音,他还是说不出话来。

    少年更不迟疑,倏然扬起那口刀,刀在空中一挥,便幻起一团光晕,雪白的光晕,瞬间变红。

    刘奎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桃源村一百四十七个冤魂在等你,请上路!”

    一颗燕颔豹髭、怒睛赤面的人头飞上半空,

    刀,的确是好刀!

    ※※※※※※※※※※※※※※※※※※※※※※※※※

    半柱香的时间之后,一个巡弋的坊丁就发现了刘奎的尸T。

    这个坊丁脖子上挂着一个哨,但他只用一声尖叫,就完成了召唤使命。

    当许多人应声赶来的时候,看见刘奎端端正正地坐在胡凳上,成了“一字并肩王”,他的项上空空,那颗人头滚到了旁边一根柱子后面。

    血溅了一地,从那血Y溅S的情况看,刘奎并不是死后被人摆回坐位的,而是坐在座位上,就被人一刀砍下了项上人头,而且……那人用的还是刘奎自己的刀,那个人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办到这样的效果?

    随着刘奎的死,杨府中一P喧腾,J个闻声闯进书斋,结果目睹血腥场面的丫环吐得一塌糊涂,巡捕公人们则一个个Y沉着脸Se,仿佛别人欠了他三百吊钱,

    奉宸卫中郎将蔡东成领着沈家辉、吴少东、H麒麟三个千牛备身自打进了案发的书斋之后就没有再出来。为了防止歹人调虎离山,杨明笙当然也被他们抬了进去。

    沈家辉三人悲愤的哭泣声从书斋中隐隐地传出来,打断了武侯坊丁们的窃窃S语,整个院落中一P静寂,唯有那隐隐约约传来的悲痛的哭泣声,惊飞了枝头宿夜的乌鸦,扑愣愣地在夜空中盘旋。

    武侯坊丁们的脸Se都不太好,来人能在如此严密的情况下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到书楼,在刘奎丝毫没有反抗的情况下取走他的项上人头,这该是何等可怕的人物?

    那些负责游弋巡逻的坊丁武侯们都在暗暗庆幸和后怕着,就是那些潜伏在暗处的哨卡,想到刺客可能就是从自己身边走过去的,而自己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也不免有点mao骨耸然的感觉。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