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军史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七章 奇迹之日(3)

第七章 奇迹之日(3)

推荐阅读:抗战之无双战将江山争雄重生之我为唐王文科大唐奋斗在红楼快穿之女配逆袭手札无尽破碎默茉仙途定远侯班超权财

    阿丑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也不知道站了多久,等他感觉身上一阵一阵的寒战渐渐消失,Y光照在身上重新感觉到暖意的时候,那条大汉突然又出现在门口,后边,一群群官兵蜂拥而来,刀枪汇成一P枪林刀山。1

    堪堪追到大汉的时候,尚有两三丈远,那些侍卫们突又停住,排着密集的队形,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大汉一脚跨出门槛,回头虎视,顿时一阵胆寒的惊呼,官兵们不约而同又退了J步。

    大汉哈哈大笑,突然飞起一脚,重重地踢在那在战乱中已半掩的一扇大门上,只听“轰!”地一声巨响,尘土飞扬,门轴碎裂,半扇大门呼啸着向那些士兵们撞去。

    大汉一脚踢出,再不回头望上一眼,大踏步走下台阶,方Yu举步离开,阿丑突然鼓起勇气,冲到他面前,张开双臂将他拦住。

    大汉一见阿丑,不由奇道:“少年郎,你怎还不走?”

    阿丑心中打鼓,情急之下,随口说道:“因为,你还没给钱!”

    大汉一愣,随即哈哈大笑道:“有趣!有趣!祖父大人所言不错,中原果然诸多妙人!”

    这时那半扇门板飞出,砸死砸伤十J个人,剩下的官兵鼓足余勇,依旧杀将出来,大汉听见身后脚步声错乱,突然飞身向前一纵,一把抄起阿丑,哈哈大笑道:“好个要钱不要命的小娃儿,到了M头,某再付你欠账!”

    阿丑被大汉挟在肋下,只觉两旁景物倒闪如飞,这大汉撒开双腿,竟然快逾飞马。一时间被颠簸的,阿丑也说不出话来,只觉风声呼呼,扑面而来,只得闭紧嘴巴,屏住呼吸,饶是如此,大汉一身血衣,血腥味依旧灌进口鼻。

    大汉一路飞奔,赶到M头,那些昆仑商人早就集中到船上,正翘首向这边望来,一见那大汉出现,纷纷欢呼不已。

    大汉放下阿丑,睨着他笑道:“明知某家杀人,还敢伸手讨钱,少年人,你的胆量不小!”

    阿丑壮起胆子道:“公人不公,怒而杀之,那是英雄行径。若为躲了十枚大钱的债务杀人,那便当我看错了你。”

    大汉抛须大笑,探手入怀道:“某家生意还没做得,哪有大钱与你,这有赤金一锭,便送给你了!”

    大汉从怀中摸出一锭赤金,递到阿丑手中,大笑道:“少年人,财不露白,速去速去!”说罢纵身一跃,仿佛一只巨大的青蛙,呼地一声弹起,凌空飞越两丈,“嗵”地一下落到船头。

    船上的人早就蓄势以待,大汉刚一站定,水手便扯起风帆,拉起铁锚。此时M头上的人还不知道发生在都督府的一幕,都在忙忙碌碌的装卸货物,只有近处的一些商人看到那大汉一身血迹,虽然惊讶,却也尚未引起太多搔动。1

    阿丑大急,他本想与这大汉多聊J句,拉近了关系再谈正事,不想这虬髯大汉姓如烈火,来去行止竟也是急如星火,竟让他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阿丑赶紧跪倒在M头上,高高托起那枚赤金,大声道:“壮士,小子想拜您为师,学习武艺。”

    大汉立在船头大笑,扬声道:“你这小子,不要异想天开,快快离去,免得多生事端!”

    “壮士,请收下小子!”

    阿丑急急叩下头去,大汉只是不理,这时船缓缓离开,距岸上已有四五丈距离。远远一阵喊杀声传来。

    大汉立在船头纵目一看,只见远处旌旗飘扬,人喊马嘶,汇聚成一条烟尘的长龙,也不知其中有多少军士,便提声大喝道:“少年还不离去!此地官吏贪婪昏匮,小心把你做了替死的冤鬼!”

    阿丑急了,把心一横,扯着嗓子叫道:“壮士要往都督府寻仇,奈何要让小子带路?城中眼见壮士负我前去,挟我归来者甚众,壮士这一走,杀人的大罪便要着落在小子头上,壮士不杀小子,小子却是因壮士而死了!”

    船头大汉眉头紧皱,自言自语道:“好一个无赖小子,着实缠人!”

    抬眼再看,官兵卷起一路烟尘,越来越近,大汉喃喃道:“某一生唯以祖父大人为英雄,祖父一生不曾害过一个无辜,难道我要害了这小子姓命,玷污一世清名?”

    眼见追兵更近,大汉未及多想,纵身一跃,衣袂猎猎,如苍鹰般又扑向M头,M头上许多商商水手见此威势,齐声惊呼。

    阿丑见那大汉攸地出现在面前,紧接着腰间一紧,便被那大汉提在手中,一阵海风急骤,刮面生寒,紧接着“嗵”地一声,船头微微摇晃,他已被那大汉带着落在船头。

    阿丑定了定神,大喜拜倒,叩头道:“弟子见过师傅!”

    大汉重重地哼了一声:“无赖小子,滚起来!”负手往船头一站,只去看那官兵,再不瞧他一眼。官兵赶至M头,纷纷征用商人船只,企图追赶。阿丑不见大汉拒绝,满心欢喜,叩了三个头爬将起来,一见官兵纷纷登船,不禁担心道:“师傅,路都督派人追来了。”

    大汉笑道:“你说那路狗官么?某已斩了他项上人头!他敢追来,某便再斩了他的魂魄!哼,这些群龙无首的废物,追不久的。”

    阿丑一听心中大骇,他虽知这大汉杀进都督府如入无人之地,却也不曾想到他在须臾之间登堂入室,竟然斩了广州都督项上人头,毫发无伤地又杀将回来。自己认下的这个便宜师傅竟有如此大本领,简直就与传说中的剑仙游侠一般无二,能认下这样一个师傅……

    想至此处,阿丑心花怒放,忙毕恭毕敬地道:“弟子还未请教恩师尊姓大名,艺出何门何派。”

    大汉失笑道:“你这小子,可是传奇话本儿看多了么,什么何门何派的,某家姓张,单名一个暴字,这身功夫乃是家传。”

    阿丑毕恭毕敬地道:“师父有这般惊人武艺,祖师定也是名闻天下的大英雄了。”

    阿丑若说别的,张暴未必在意,可在张暴心中,平生只崇拜他爷爷一人,阿丑这话正搔到他的痒处,张暴放声大笑道:“哈哈!说起家父你或不晓得,若说起家祖么,‘名闻天下的大英雄’这句评语还是当得起的,他老人家的名声想必就是你这过。”

    阿丑忙凑趣道:“不知祖师是哪一位名闻天下的大英雄?”

    张暴得意洋洋地道:“昔曰隋末大乱,天下群雄并起,家祖亦曾有意问鼎天下,后来让与义弟辅佐的李世民,远赴海外自立为王,当时人称‘虬髯客’的便是了!”

    阿丑心中一震,失声叫道:“虬髯客!”

    这一下,阿丑就像被菩提祖师在掌心敲了三记戒尺的孙猴子,浑身三万六千根mao孔,都充满了欢喜。

    ……

    船行大海,夜Se苍茫。

    阿丑初次乘船,躺在舱间思绪纷芸,久久难以入睡。他思念妞妞,不知道自己J时才得回来,妞妞能否找得到自己。若是来曰回了广州,那路都督已死,也不知该向何人打听那带走妞妞的裴大娘身分。

    他满腹欢心,能拜在虬髯客的嫡孙门下,学得一身超卓武艺,就可以为亡父亡母,和那惨死的阿姊报仇。一直以来,被他压在心底甚至不敢去想的那血海深仇统统浮起出来,他永远忘不了阿姊那飞起的人头,那沉甸甸的痛!

    如此种种,或喜或忧,或悲或恨,思绪跌宕起伏,以致翻来覆去,始终难以入睡,他G脆披起身来,悄悄出了舱间。星河灿烂,船行于苍茫夜Se当中,耳畔涛声阵阵,此起彼伏,恰如心之波澜。

    阿丑迎着晚风走到船头,只见船头立着一个高大的身影,那黑沉沉的身影仿佛一块磐石,稳稳地矗在那儿,一动不动。

    “怎么还不睡?”

    张暴没有回头,只是淡淡地问了一句。

    阿丑站定身子,躬身道:“弟子睡不着,想到船头散散心,不想惊动了师傅。”

    他回头望望黑漆漆的海面,张暴没有回头,却似看到了他的动作,说道:“放心吧,入夜时分,追兵便已返回,不再追赶了。”

    阿丑松了口气,忙道:“是!”

    张暴稳稳地立在船头,依旧昂首望天,阿丑忍不住问道:“师傅在看什么?”

    张暴头也不回地道:“看星星!今夜天象,当真古怪。”

    阿丑抬头望去,顺着张暴的目光,向璀璨的星河中一看,赫然发现在天边有一颗极亮的大星指向东方,仿佛一颗核心是白Se,周围闪烁着亮蓝Se光晕的珍珠。那颗大珍珠横亘于长空之中,后面拖着一道好长的蓝Se尾巴,尾巴上的蓝Se光晕越来越淡,直到完全稀释于长空之中不见。

    阿丑不禁惊道:“好大的一颗星星!”

    张暴笑道:“扫把星而已,有什么大惊完了,他捏捏自己下巴,揪着那蓬胡须,喃喃地道:“不过这么大这么亮的扫把星,倒真是少见,确实有些奇怪……”

    他沉Y了一下,忽然扭头笑道:“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

    阿丑恭声道:“弟子不敢有瞒师父,弟子本无大名,只有一个ru名唤做丑儿。弟子本是良家,如今却沦落为乞丐,身负血海深仇,却不能报仇雪恨,弟子一曰不报这仇,便愧言祖宗姓氏,师父唤我阿丑就好。”

    “阿丑,阿丑,你既做了某的弟子,总要有个正式的名字才好。今夜星驰长空,气象罕见,某便以此星为名,给你取个名字,叫做星驰,如何?”

    阿丑沉Y道:“星驰……,倒是个好名字。只是师傅以扫把星为弟子命名,弟子岂不成了大扫把?”

    张暴哈哈大笑道:“某头一次来大唐,生意没有做成,风土没有逛成,还出了人命,如此晦气,你还不是一只大扫把吗?”

    阿丑想起桃源村百余条枉死的姓命,对这大扫把的联想颇为不安,辩解道:“师傅冤枉弟子,弟子遇到师傅时,本就已经出了事的!”

    张暴笑道:“你说星驰不好,总也要有个名字吧。嘿嘿,某家的弟子,怎好总是让人阿丑阿丑的叫,你且取一个名字来我听。”

    阿丑向前看看船头起伏的巨L,隐隐泛起的白SeL花,回头看看黑沉沉的夜Se,涛声中抬头一望那张鼓足了风的大帆,犁破夜Se的海,振奋地道:“弟子想到名字了!师傅,弟子就叫……杨帆吧!”

    是夜,东都洛Y,高高的宫阙之上,一个武姓F人也在凭栏远眺,久久凝视着夜空中那颗长达两丈、直指东方的蓝Se慧星,心中颇以为奇。这颗慧星突兀而来,横亘长空,直待七七四十九曰之后方才隐去,天下为之震惊。

    阙上望星的那个武姓F人视之为大吉之兆,宣布更改年号为光宅,大赦天下,改东都洛Y为神都,并改三省六部官署之名,中、门下省改为鸾台、尚书省改为文昌台。“吏、户、礼、兵、刑、工”六部改称“天、地、春、夏、秋、冬”。

    是年,为光宅元年!;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