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军史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五十二章 公主中的公主

第五十二章 公主中的公主

推荐阅读:重生之我为唐王抗战之无双战将文科大唐奋斗在红楼江山争雄无尽破碎默茉仙途快穿之女配逆袭手札定远侯班超权财

    杨帆没有踹镫策马带球前冲,他依旧是一挥杖,居然依旧是只一挥杖。

    杨帆一杖挥出,马球便从包围他对方队员头顶掠过,化成了一道虹光,划着一道弧线,仿佛一颗彗星般横亘于长空之中。

    所有人都仰起头,向空中看去,目光追随着那道红光移动着,从这颗球一飞出去,人们就从角度上知道,它不是传给任何一人。难道是杨帆自知这一球无法准确地传出,所以存心破坏,想要让球出界?

    随即,他们就目瞪口呆地发现,那团化作红Se流光虚影,竟然径直飞向了对方球门……

    站中场,直接S门?

    这个打法,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

    不错,他们沙滩上随意划定这个球场不太规范,比标准球场确小了一些,可也不是站中场,就能直接掷球入门啊!

    须知,这时击鞠用球都是实心坚木制成,弹X有限,又比较重,站中线位置挥杖,根本不可能把球打进对方球门,哪怕你是大力士也不可能,因为你力道太大话,只能使球杖弦月形顶端折断,或者那实心木球受力不住,一击粉碎。

    但是,杨帆作到了!

    他一杖挥出,球化流光,所有人目瞪口呆中,直接S进了对方大门。

    这不是力大无穷就能办到,臂力要大,要使得一手巧力,那球不是被击出去,是被球杖抄起来旋到一个易发力角度时抛出去,唯其如此,才能解释为什么球杖好端端,球也没有碎,却能打出这么远距离。

    可是抄球时要柔,抛球时要刚,力道运用之妙存乎一心,这可不是懂得它道理就一定能够办得到。

    球飞进对方球门,落地上弹动J下,一路滚出去,沿着沙滩滚向一直另一侧观看他们击鞠那J个nv人帐围子。

    围观人群疯狂地欢呼起来,杨帆挥杖击球,球化流光,球杖定格于空刹那英姿,深深地印了他们脑海之中。

    杨帆一方赛场边缘,每进一球,便会cha上一面红旗,那个负责“唱筹”人正cha下一面红旗,楚狂歌一方旗已成林。

    对方球员继续比赛勇气被杨帆这一杖彻底击溃了,山呼海啸欢呼声中,他们无奈地承认:“我们输了!”

    “二郎,真是好样!”

    楚狂歌大笑着向杨帆挑起了大指。

    杨帆笑了笑,翻身下马,步去追那颗红球,自打上场就压根没跑过一步那匹骏马打了个很响亮鼻儿,摇头摆尾地走到一边,自顾啃C去了。

    穿着大红牡丹锦彩衣裳艳媚少F斜卧软榻上面,一手托着香腮,另一只莹白如玉手掌上,正轻轻托着那枚红球。

    她五指修长,涂着豆蔻指甲很长,透出一种说不出贵气。此刻,那枚红Se球静静地停她玉一样手掌中,球被Y光照着,红光似乎能映透她掌背。

    她轻轻旋转着马球,仔细地检查了一番,眸中不禁露出讶Se,那就是一枚普通Y木马球,没有任何特别之处,那个站中场少年,一杖就把这样一枚实木马球S进了球门?美少F诧异地扬了扬眉,凝睇看向那个朝她们走来少年,

    杨帆刚刚赶到帐围子前面,J个锦袍大汉就攸地闪出来,伸手拦住了他去路。这J个人看起来都是下人身份,但是一个个都是身着襕袍,锦带缠腰,头上戴着丝织幞头,透着一G不凡贵气。

    再看他们个个身材魁悟,目中精芒隐隐,显然都不是好相与。由仆知主,J个家仆已是如此作派,主人身份可想而知。杨帆晓得这些游人必定是极尊贵权贵人家,忙站定身子,长揖道:“下失手,把球打进帐来,惊扰了贵人,还请恕罪。”

    斜卧红衫美F淡淡一笑,托着那红球手掌轻轻地摇了摇,拦住杨帆J个锦袍汉子立即退后J步,让开了道路。杨帆举步上前,隔着两丈多远,再度躬身揖礼道:“请贵人赐还马球。”

    美F人淡淡地笑道:“你马术可不精啊。”

    她声音微微有些低哑,带着些微磁X,说话时节奏矜持而舒缓,清丽如云。

    杨帆笑道:“不瞒贵人,下从未学过骑马。”

    美F目中异采一闪,诧异地道:“不曾学过骑马?那么,你击鞠是怎么练?”

    杨帆道:“击鞠么,下这也是头一回。”

    美F目中微微露出一丝讶Se,回首对那素罗衫子nv子笑道:“婉儿,初次击鞠,便有这般身手,你见过么。”

    素衫nv子莞尔道:“从不曾见过。如果这位谎话,当真是一位击鞠奇才了!”

    美F微微一笑,肯定地道:“他没有说谎。”

    说着,她转回头来,一双精亮眸子往杨帆身上一照,问道:“你姓甚名谁,家住哪里,现执何业?”

    杨帆微微犹豫了一下,便决定这个美F人面前说实话,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美丽nv人一双眼睛似乎有洞彻人心魔力,杨帆直觉地感到一种威胁感。

    对方本没有必要问他名姓,既然问了,必有目,如果他随便编个名姓,一旦对方使人去查,反而坏了他事情。而对她直言却也无妨,因为姚氏夫人手下人都不这里。

    杨帆道:“下姓杨名帆,乃是修文坊中一个坊丁。”

    红衣美F微笑道:“喔!原来是邻居,某姓李,住尚善坊。”

    尚善坊就修文坊前面,紧挨着天津桥,距离皇城正门近,许多第一等权贵豪门都住这个坊里。

    当然,这么大一个坊,也不是达官贵人,依旧是以平民百姓居多,然则看她这副排场,又是住尚善坊,那就必然是极富贵人家了。杨帆心中微微一凛,暗暗又提了J分小心。

    红衣美F轻轻转动手中红球,一副若有所思模样。

    红球她掌中轻轻转动了一圈,她剪水双眸才轻轻扬起,微笑道:“你虽是初次接触击鞠,却极有这方面天分,一个小小坊丁,着实委屈了你。某有心召你入我府中,以后专心习练马球,如何?”

    杨帆飞地扫了眼坐着这三个nv人,暗暗揣测着她们身份,谨慎地答道:“小可是个懒散惯了人,不习惯到贵人府上当差做事。”

    红衣美F蛾眉一挑,尚未再言,旁边那素衫nv子已嫣然道:“小郎君,先别忙着拒绝。这位贵人可是真正贵人,贵不可言贵人,呵呵,你若能得她青睐,与你可是一场莫大机缘。”

    杨帆笑了笑,道:“打球是打不了一辈子,下虽只是一介坊丁,生活倒也安稳。下X无大志,不求富贵,但求温饱,温饱之余,能得自由,足矣。”

    红衣F人眸波中微微漾出笑意,道:“小郎君莫急着表白,你不妨再考虑考虑,若是改了主意,可往尚善坊中去寻我。”

    一个眼神递出去,一个锦袍大汉已向杨帆递出了一样东西,东西入手,沉甸甸,杨帆定睛一看,却是一枚H铜打制鱼符。

    鱼符刻成一条鱼形状,上面镌刻有字,是唐代用以证明皇亲和官员等人身份信物,也就是宋明时候所说腰牌。根据身份不同,鱼符材料也各有不同,太子用玉质鱼符,亲王用金质鱼符,一般官员和侍卫则用铜质鱼符。

    杨帆手中这枚腰牌正是一枚铜质鱼符,正面只刻着一个大大“卫”字,背面却是一行小字:“太平公主府行走。”

    杨帆霍然抬头,愕然看向那位红衣美少F。

    剪裁得T、质料上乘红裳宫裙,裹着那具凹凸有致诱人**,Y光洒她隐泛流光衣裙上,仿佛就是一尾卧于洛水边上美人鱼。

    她,就是那位公主之中公主,洛Y之花李令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