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武侠小说 > 师徒虐渣日常 > 第22章 莲洲寿宴(七)

第22章 莲洲寿宴(七)

推荐阅读:仙碎虚空【耽美】野兽嗅蔷薇重生听说我是女主角官道天骄狂侠江湖武侠之无上超脱不死神凰颠覆侠武世界心魔超级驸马

    菩提圣光宝塔,塔顶七珠光华耀目,八Se幽玄法界J相辉映,流光溢彩,宝塔的塔檐上垂下银质流苏,荡涤着祥瑞的气息,只是密封的塔内隐隐透出诡谲的戾气。

    宋老仙君站在菩提圣光宝塔前,叹息道:她是时候把这个东西J给下一任的人来保管了。

    这座塔中封印着鬼月姝的力量,一万年前鬼月姝被剿杀之后,她的力量被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在星野宗思过峰的十八剑阵之下,而另一部分就在莲洲,在这座菩提圣光宝塔之内。

    星野宗合墟洞府为避嫌,请莲洲宋老仙君出山,尽护塔之责。

    但圣光宝塔有一个缺憾,它并非密不透风,它能被开启,于是老仙君请当时一名天匠打造了一把独一无二的锁,借封印法界将鬼月姝镇压在塔中,那把锁的钥匙则由合墟洞府世代保管。

    此次宋老仙君十万岁寿辰,原是想借这个机会退隐仙界,将莲洲的事务全权J给宋翎打理,至于守护圣光宝塔的事则可以放心J给易岚了。

    易岚是她的孙媳F儿,又是碧禅溪出身,生X纯良,由她守护菩提宝塔再合适不过。

    *****

    入夜。

    霍云姬半躺在床头,面Se苍白地近乎透明,见她这般虚弱的样子,宋老仙君道:“你伤成这样,还不好好休息,有什么事非要现在说呢?”

    “晚辈不敢!”霍云姬将双手托起一物,呈给宋老仙君道:“事关重大,云姬不敢擅做主张,希望由老仙君定夺。”

    宋老仙君定睛一看,此物由天金巨石打磨而成,Se泽古朴素雅,竟是菩提宝塔的钥匙天罗秘钥。

    “你这是何意?”

    霍云姬凄然道:“老仙君,我虽承袭合墟洞府神nv之位,也不过一介孤家寡人,如今清儿离我而去,我孤立无援,倘若被旁人得知天罗秘钥在我这里,怕会惹来更大的灾祸。”

    “你的意思是......”

    霍云姬又道:“我失去清儿之后,苦痛难熬,幸好与岚儿有缘,她陪在我身边,叫我十分安W,所以,我斗胆自称是岚儿的义母,我希望把天罗秘钥传给岚儿,也当做是我合墟洞府献给仙君的寿礼。”

    这可不是一份普通的寿礼。

    老仙君沉思P刻,心里隐隐觉出些古怪,但霍云姬言辞恳切,今日归元剑杀阵中又冒险将宋翎和岚儿推出死地,她也不忍心怀疑她,只是严肃地警告她:“我们当年商议过,将鬼月姝分开镇压封印,你该清楚,菩提圣光宝塔与天罗秘钥重聚意味着什么!”

    “我知道,可是仙君,莲洲在碧落的威望不是合墟洞府可以比拟,何况宋翎神君年轻有为,岚儿又纯真善良,由他们保管天罗秘钥,是再好不过的选择,”霍云姬咬了咬苍白地唇瓣,眼底浮起死灰般的绝望:“何况......云姬无能,我连清儿都护不住谈何守护天罗秘钥,如今这洪荒之中,唯一能令我信任的就是岚儿了。”

    宋老仙君心软了,她如何能对一名痛丧亲儿的母亲狠心肠呢?

    老仙君叹了口气:“岚儿是碧禅溪的仙灵,至纯至净,洪荒之中,若有谁得鬼月姝而不擅用的人只怕也只有她了。”

    “罢了,罢了,你我都托付岚儿一人罢。”

    霍云姬有些不解:“老仙君要托付什么?”

    宋老仙君肃然道:“明日寿宴之上,我就要将菩提圣光塔还有天罗秘钥全部J给岚儿。”

    霍云姬低垂的长睫微微一颤,冷静得声线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狂喜。

    ******

    宋翎的书房在一P松林之中,湛瑶知道他喜静。

    从前她从不会也不敢踏足这里。

    湛瑶走进那冷清地近乎寂寞的松林,就看到书房附近,宋翎正在熬Y,那背影挺拔修长,他熬Y的动作也那般不疾不徐,优雅自然。

    湛瑶站在他身后痴痴地凝望着,她已经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如此痴迷热ai于他,以至于不惜自毁容貌,用别人的身T和脸只为待在他身边。

    当她如愿以偿,排开千难险阻与他成亲之后,他却冷淡疏离待她不冷不热,她不懂,她已经是易岚了,宋翎深ai着她,又为何从来碰都不碰她一下!

    她一度怀疑宋翎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可是她在莲洲待了万年,宋翎没有做出怀疑她的举动,只是将她冷落了万年。

    黯然地垂下目光,湛瑶有些神伤,忽听宋翎温柔道:“岚儿,你怎么了?”

    湛瑶心一抖,对上他柔软的目光,她鼻头一酸,他近来对她好温柔。

    湛瑶被他的笑容迷晕了头,心房灼热地狂跳着,她小心地走到宋翎身边,觑着他的脸Se,才道:“夫君,你在给谁熬Y?”

    “给你。”

    “给我?”

    “你身T一向不好,又被那归元阵法所伤,我给你熬些Y调理一下身T。”

    湛瑶仿佛没有听清,怔怔道:“真的么?”

    眸中腾起S热的水汽,他温柔的脸庞却在她心里愈发清晰,那么多年来,他第一次关心她。

    灼热的累涌出眼眶,湛瑶上前J步扑进他怀中,委屈又幸福道:“夫君,谢谢你。”

    “你我夫Q,谈何谢字?”

    夫Q二字甜蜜地像蜜融化在心上嘴里,湛瑶J乎不敢相信这铺天盖地地喜悦与幸福感像暖流激荡着X怀,梦境成真的刹那她J乎有一丝怀疑,可是那一丝怀疑尽数被他温柔的眼神溶解,她知道这些年的苦苦守候,痴心等待,他终于看到了!

    湛瑶揪紧他的衣衫,呜咽道:“夫君,你可知,我有多ai你?”

    “我知道。”宋翎点头。

    湛瑶带着无尽的欢欣喜悦送上自己的殷唇,吻他。

    身前的男人似乎僵Y了一下,但很快放松身T,将她揽进怀中,如她所愿,毫不怜惜地蹂口躏着她,湛瑶被吮吻地痛了,仍旧沉溺其中,眸子睁开的刹那,她仿佛看到男人眼中排山倒海的恨意,那不是情人间亲热的吻,是一种仪式,带着无情的宣判和残酷的掠夺,那令她打了个冷战,可是痴缠之中她被勾起的渴望已经烧灭她的理智。

    意乱情迷之中,她仿佛感觉他喂了她某样东西,她迷乱地想着,她愿意就这样沉沦下去。

    可是突然,湛瑶察觉到一丝异样,她的肌肤逐渐攀爬上一道道G裂的纹路,她J乎能听见自己周身的肌肤、筋脉爆裂的声音,窸窸窣窣从她耳后开始蔓延,丰盈的肌肤,光洁的双腿迅速腐烂,腐烂的味道从发丝开始蒸腾。

    湛瑶猛地推开宋翎,一把捂住自己的脸,她又要开始蜕P了吗?

    妖界第一美人水悠莲的P都无法维持住更长的时间么?

    宋翎搂着她不明所以:“岚儿,你怎么了?”他说着要拿开她的手。

    湛瑶尖叫着挥开他的手,惊恐万状地直直往后退去,低低道了句:“我不舒F。”而后飞夺门逃去。

    寂寞的松林,像一位沉默的老者,隐藏着不为人知的隐秘,静默地看着那黑衣的年轻人。

    宋翎无力地靠在一棵树下,目光落在那壶刚熬好的苦Y,然后,拎起尽数喝了下去,苦涩的Y味掩盖了那个nv人留下的味道,他厌弃地将Y罐子砸在了地上,“砰啷”一声碎成了碎P。

    他默默往林中走去,林中有个清澈的水池,池水冒着森森的寒气,他踉跄了J步,扶着一棵老松的树G恶心地G呕,而后他趴在水池边将自己的脸埋进那Y寒的水中,仿佛要冲掉那个nv人留下的脏污的味道。

    一个小小的身影从一棵树后蹒跚着走了出来,她全身都裹在那斗篷里面,瑟缩而瘦弱。

    直到因为窒息,宋翎才从水中抬起脸,冰冷的水沿着发丝滴落,透出无尽苦涩的寒,他撑在池边的手狠狠地颤抖着,指尖抓碎了细小的石子,磨出无数伤痕。

    黑衣人迟疑了一下,从袖中伸出一只苍白的小手缓缓覆上他颤抖的手。

    “没事了,没事了。”她发出沙哑的声音,仿佛在安W他。

    宋翎缓缓抬头看她,冰凉的水划过他愤怒到近乎扭曲的面孔,黑衣人的手轻轻摸着他的脸,替他拭去那些水,笨拙地道:“没事了,真的没事了。”

    宋翎抓住那只手,像溺水之人抓住救命的稻C,虔诚地放在唇边亲吻着,他抱住那人瘦弱的身T,埋首在她怀里,极力克制着愤怒与痛苦,又极力吸取她纯净的气息,颤声道:“再等等,等到明天,我们就要成功了。”

    黑衣人低低一叹:“其实你明知那不可......”

    但宋翎只是更紧地抱住她,仿佛怕她消失。

    良久,黑衣人俯首抱住他,哑声道:“好,我们一起等,不管能不能成功,我都在你身边。”

    夜来临,月冷清,风无声无息地穿梭过两人之间,两个相拥的身影仿佛融进了那无尽冰凉的月Se里。

    *******

    湛瑶冲进了霍云姬房中,她的脸已经腐烂了半张,泪水惊惶得流淌过那血R模糊的脸,是无比的可怖。

    给霍云姬送茶的小仙娥惊叫了一声,茶杯摔在了地上,谁知她还没反应过来,身后一柄弯刀已猛地cha口进了她的身T,霍云姬拔掉弯刀挥手在门外十丈之内设下仙障。

    湛瑶蹲下身颤抖着剥去小仙娥的P,一块块往自己不断淌血烂R的脸上贴着。

    “娘亲,救我,救我,我又开始蜕P了,怎么办,我的容貌......”湛瑶语无L次地说着,宋翎温暖的怀抱,迷人的笑容,醉人的眼神,在刚才一刹那仿佛都是她的,可是......

    她不甘心啊,她好不容易等到这一天,她不能容许自己的容貌出一点差错。

    “娘亲,救我!”湛瑶爬到霍云姬的脚下,哀求地抓住她的裙摆。

    霍云姬厌恶地别开了眼睛,冷冷道:“出息点,现在不是你哭的时候!”

    湛瑶捧着糜烂的脸,凄厉道:“娘亲,你会救我的对不对?”她脑海中闪过温画绝世无双的风采,希冀道:“娘亲,你不是说已经设计杀了温画么?你快点杀了她啊!”

    有了温画的美人P,有了她的神力美貌滋养,她一定能恢复容貌,她会有一张完美的脸。

    霍云姬居高临下地俯视她,嘲讽道:“即便现在温画的美人P就在我手里,你恢复的容貌不过是易岚的容貌,这么多年了,你还看不清么,宋翎心里自始至终ai的只有碧禅溪的易岚仙子么?”

    湛瑶怔了怔,随即疯狂地摇着头:“我不在乎!只要我有了易岚的容貌,夫君会ai我,会好好ai我的。”她差一点,就差一点,她不能功亏一篑!

    霍云姬冷哼了一声朽木难雕,将裙摆从她烂地仅剩指骨的手中chou出来,才道:“今晚我会帮你把脸修复回来,明天寿宴上给我好好表现,明天你就会是碧落中唯一掌握一半鬼月姝的人。”

    湛瑶啜泣着:“我不要什么鬼月姝,我只要温画的美人P,娘亲,求你什么时候能杀了温画......”她什么都不要,她只要一具永远美丽无暇的身T。

    “这也是我想问的!”门外怀穆真人怒火冲天地跨过仙障走了进来,见到趴在地上的湛瑶后,只稍稍皱了皱眉,仿佛习以为常。

    霍云姬朝湛瑶划下了一个法界,挥了下手道:“去法界里待着。”

    湛瑶不敢违背母亲,立刻消失在法界里。

    霍云姬在椅子上坐下,将怀穆Y沉的脸打量一番,冷笑道:“你这模样是来兴师问罪的么?”

    怀穆眼睛一眯:“我师弟在归元剑杀阵里为了帮你,已经走火入魔了。”

    “走火入魔!”霍云姬也吃了一惊。

    “他本就心境不稳,如今陡然冒进,是C动鬼月姝之故!”

    霍云姬更是惊骇,世人皆知有半数鬼月姝被封印星野宗十八剑阵,但真相却是他们被封印在华飞尘T内,这件事是星野宗合墟洞府的两派之秘!

    霍云姬如今想来,归元剑杀阵中那J名天墉弟子的修为,根本不足以将她压制地毫无还手之力,而那G力量强悍到将华飞尘B得动用鬼月姝,差点走火入魔。

    “难道这一切都是温画谋划的”

    怀穆冷笑出声:“除了她还能有什么人那般厉害!我师弟的魂都被她勾去了。”

    “她已经出现在莲洲了?”

    “当然。”

    华飞尘假山S会温画一事,怀穆已经知晓,怀穆想起临行前师兄道渊神君的警告,心底漫生出极深的恐惧,温画不仅仅只是想毁了华飞尘,她还有更深远的目的。

    想到此,怀穆不由急躁道:“你说的那个猎神冷星飒究竟来了没有!”

    “他已经到了。”

    “他在哪里,我去见他!”

    “我也不知道,”霍云姬道:“而且他不可能见你,冷星飒行踪诡秘,向来是他联系我,我至今没见过他的样子,传闻中没人知道他的长相,知道他长相的人已经死了。”

    “难道就让我们这么等下去?”怀穆怒极反笑。

    霍云姬水唇微扬,透出一丝幽冷的无情:“不,冷星飒说他已经找到温画的致命命门。猎神不愧是猎神,他第一次出手,温画就受了重伤!”( 就ai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