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武侠小说 > 师徒虐渣日常 > 第28章 温情

第28章 温情

推荐阅读:现代修仙录悠闲桃花源九真九阳(穿书)炮灰女配要转正系统不让崩人设(快穿)含桃鹿鼎雄风(修真)喷你一脸仙露水我是极品炉鼎邪恶一生(邪圣之异世逍遥游 风流剑圣无限之旅)

    辉央众人见温画的确重伤在身,站都站不稳的样子,心C一阵澎湃,此时不杀战神更待何时!

    辉央是这群猎仙的领袖自然由他先出手,温画靠在树上,闭上了眼睛。

    “温画神君,再会了。”辉央眼底杀机一现,剑身出鞘朝温画攻去。

    他甫一出手就用了自己的最强杀招,那剑气锋利,紫气流转,炫目凌厉,惊得林中雅雀四散,树木都接二连三横空折断倒去。

    温画静默地看着他,唇边忽然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辉央猛然心惊,但攻势难收,只见那剑光之下温画周身仙气暴涨。

    辉央:“你......”

    紫光剑气中,辉央惊见眼前这人并非是温画神君,而是一名俊美的青年,那青年眸光温润,眉宇间却隐隐有些戾气,他伸出手抓住辉央的剑,剑身在他手中光芒疾闪,仿佛在害怕什么。

    重刃及另J名猎仙大喝道:“大哥!他是揽月东来的怪刀大仙!”

    这J人都曾在揽月东来用过饭,自然认得揽月东来的主人。

    那怪刀大仙一向和温画神君形影不离,此刻,J人才察觉自己是中计了。

    萧清流反手一推,手中的剑悄然转身,剑光如怒海扬波,威力更甚,毫不留情地**辉央的X膛,辉央的身T软塌塌地被自己的剑带出了十J丈,钉在了后方的树身之上。

    整个过程不过须臾之间。

    重刃等J名猎仙大骇,想要惊叫出声:“大哥!”

    萧清流看向重刃闾荣等人,眸光若山涧清泉,凉而温柔,修长的食指轻轻竖在唇边,只听“嘘”地一声,那一瞬天籁无声,无限风华。

    J人不约而同地噤了声,目光渐渐变得呆滞了起来。

    萧清流轻轻道:“温画神君重伤在身,你们应该怎么做?”

    “我们要把自己的仙灵献给温画神君。”他们讷讷道。

    “那么,动手吧。”萧清流微笑着鼓励。

    重刃,闾荣,以及另外三名猎仙默默拿起自己的兵器,毫不犹豫地在脖子上一抹,血雨挥洒,他们躯壳在风中消失,唯剩一颗颗仙灵。

    萧清流将仙灵收了起来,走到辉央面前。

    辉央被钉在树G上,X膛被穿了一个大洞,鲜血汩汩留下,但他无暇顾及,只魂飞魄散地看着萧清流。

    “为什么不杀我?”他嘶声道。

    “我有问题要问你啊。”萧清流无辜地一摊手,“温画神君重伤的消息你们是如何得知的?”

    辉央重重**了口气才颤抖道:“我,我也不知道那人的名字,他戴着面具,行迹古怪,我曾想查查那人的底子,但什么也查不到。”

    “那人还有其他特征么?”

    “他......他似乎是个瘸子。”

    “那温画神君重伤一事还有多少人知道?”

    辉央不敢隐瞒:“一十一重天之内,三十九灵境,八十一仙岛洞府,所有的猎仙都知道了。”

    “他们都赶来莲洲了么?”

    “是。”

    “总数是多少?”

    “莲洲现已在的猎仙不少于一万,其他......其他人都在赶来的路上,”辉央的气息断断续续,“加上他们......共、共十万猎仙!”

    萧清流眼瞳一缩,猛地将辉央X口的剑chou了出来,辉央痛叫一声,目眦尽裂,气绝身亡。

    那把染血的剑在萧清流手中化作了灰烬。

    萧清流收了辉央的仙灵,只听身后有个声音道:“这些人真的蠢得可以,听到风声就立刻赶过来了,温画神君重伤身边怎么可能一点防护都没有,他们竟然轻易就信了。”

    “蠢自然有蠢的好处,争名夺利,理智总是次要的。”萧清流望着手里的仙灵淡淡道。

    南铮从林中走出,稚N的五官尽显示讥诮:“我从没想过你会杀人,而且可以这般无情。”

    萧清流看着他,轻邪一笑,反问:“杀人这件事本身就很无情,不是么?”

    南铮望着他,脸上充满了疑H:“萧清流,你究竟是谁?”

    萧清流笑而不语。

    南铮没有再追问,默了默,又道:“十万猎仙,你打算怎么对付?她的伤势还没好。”

    萧清流沉YP刻道:“猎仙本不足为惧,可是十万之众,耗时耗力,不利于画儿养伤,何况不可避之不见,我要做些事,敲山震虎。”

    萧清流看着他,声音低缓,若有深意:“不过,还需要一个人的帮忙。”

    南铮瞳眸一沉,笑容神秘而诡谲:“我么?”

    “猎神出战,十万猎仙又当如何?”萧清流淡淡一笑,仿佛云淡风轻。

    南铮傲然道:“自然是退避三舍。”

    ******

    白雾萦绕的温泉池边,斩云剑划开一道法界将她围住,她周身雪白的仙气和水汽相融合,将温泉池边笼罩地影影绰绰,一朵朵浅紫Se的小花从温画蓝Se的裙裾边盛开绽放,铺开整P池畔。

    萧清流走近时悄悄放慢了脚步,温画仿佛睡着了,她坐在仙气之中,像一尊美丽的玉雕,细瓷般的肌肤上是一颗颗透明的水珠,长发柔柔散在身后,有J缕发丝S漉漉地粘在颊边。

    感知他的气息,斩云剑撤去了法界。

    萧清流走了进去,伸出手将那J缕发丝轻轻拨到她耳后,温画长长的睫mao一颤微微睁开眼,见到是他,眸光流转出一抹温柔。

    “师父。”她喃喃道,声音依旧有些虚弱。

    “我在。”萧清流蹲下身抚着她的脸道:“画儿,恢复的怎么样了?”

    温画拧着眉摇摇头。

    她之前心疾发作过一次,借华飞尘的鬼月姝之力稍稍恢复,谁知这次却伤上加伤。

    心口上的那道伤痕裂得更深,似乎没有任何办法能够愈合。

    萧清流将手掌展开,上面有J个仙灵J相辉映着,轻轻融进了温画的仙气之中,温画深锁的眉头稍稍舒展开来。

    “画儿,你好些了么?”

    “嗯。”

    温画微微点点头顺势靠在了萧清流的X膛上,被雾水打S的薄衫微微露出些许白玉般的肌肤,X口上方寸许的肌肤上有一小P狰狞的伤口,仿佛那里曾被人狠狠撕裂过。

    萧清流眸光一黯,那是什么伤,难道和她的心房上的伤有关?

    他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指轻轻抚摸,那触目惊心的伤疤摸起来都是凹凸不平的,指尖的触感传递到他心中引起一阵剧烈的心痛,脑海中隐约浮现起一个模糊的画面,萧清流一怔,待要细想却又什么都想不起来。

    许是觉得他的怀抱太舒F,温画叹息一声,轻轻一动,衣衫滑落,露出大P香肩。

    萧清流气息一滞,被扰乱了思绪,苦笑道:“画儿,你对我没有一点防备之心么?”

    在她心中他一直是师父,她似乎从没有把他当成一个男人看过。

    温画慵懒地靠在他怀中闷声道:“要有什么防备?”

    “男nv之防。”

    “可你对我可从来没有什么男nv之防?”

    萧清流哑然失笑:“那是因为我喜欢你啊。”所以才会忍不住占你便宜,偶尔动手动脚什么,萧清流心想。

    温画弯弯唇:“师父是对我一见钟情么?”

    萧清流X中恍若静湖砸下巨石,掀起了一阵风L,X臆激荡,他似有千言万语,想说出些什么,最终只是道:“对一见钟情。”

    “在我拜师那天?”

    “......嗯。”

    温画想起那天的情景忍俊不禁。

    那天她在青麓山的崇英殿内给萧清流敬茶,萧清流问她:“你拜入我门下,是因何理由?”

    她道:“因为师父的弟子都是强者,而我崇拜强者,我想要变得像师兄们一样强大。”

    此言一出,殿上的尹歌等六位师兄都笑了。

    萧清流满面春风地问道:“那你喜欢这J位师兄么?”

    她回答地毫不迟疑:“喜欢!他们是我的榜样。”

    “那你喜欢我么?”萧清流眸光轻软,懒懒倚在椅子上,撑着腮帮子,似在商量似在诱哄地语出惊人:“你嫁给我,我让尹歌他们喊你师娘如何?”

    此言一出,她惊呆了,而六位师兄的怒气差点掀了崇英殿。

    “师父!我们抗议。”J位师兄义愤填膺,打死萧清流他们也不可能喊眼前这个小姑娘师娘的!

    萧清流挥挥手示意他们闭嘴,然后施施然走到她面前,目光希冀:“画儿,你觉得呢?”

    她:“......”

    从此她这个师父便像个狗P膏Y一样黏在她身边,赶都赶不走了。

    回忆起往事,温画只觉暖意在心间流动,就连那折磨她的伤口似乎也缓解了不少,忽然想起上次桃源庄内的一吻,不由道:“你上次亲我之后为什么要走?”

    萧清流不意她问起这个,窘迫爬上脸,耳尖泛红,心跳地很乱:“我,我......”

    怀中传来温画的一声轻笑,像是在娇嗔一般:“下次,不要再走了啊。”

    萧清流一呆,一G深沉的喜悦从心底窜上来,唇边悄然含笑,眉宇间尽是温柔之Se,他收紧手臂,将她整个揽在怀中,低头吻着她的额,轻声道:“好,下次不走了,赖也要赖在你身边。。”( 就ai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