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都市小说 > 矜贵 > 第四百一十七章 结局(七)

第四百一十七章 结局(七)

推荐阅读:风流推销员一个女记者的开放人生绵绵的性福孕事(繁体版)限大团结情欲超市乡村情乱:富婆妻子的会客厅:高官的秘密总裁的专宠床奴徒儿们放过为师吧官场之教师风流

    第四百一十七章结局七

    若是在京城,哪个职位最让人眼红,玉阳公主觉得便该是这京畿卫掌使了。【..】

    其实这京畿卫掌使由来已久,可是能做这掌使的人,却没有几个。近十年来,这金牌更是握在皇帝手中。京畿卫只有两个副使,便压根没有一个正经的掌使。却不想,皇帝竟然将这金牌交给齐律。

    “陛下竟然是对你委以重任”玉阳公主疑惑的开口。

    她还以为皇帝心中对齐律诸多猜忌,今次召他入宫,是想要彻底做个了断呢。玉阳公主的心自齐律出了门便始终提着。她虽然在和谢珂说笑,可心中总有根弦绷的紧紧的,生怕发生什么意外。如今见齐律安全归府,而且还被皇帝委以重任,虽然心中难免存了几分疑惑,不过这是好事。

    想必皇帝如今终于翻然悔悟,想要保下这个儿子了。

    可是谢珂听了这话,心中却高兴不起来。京畿卫掌使便是京畿卫曾经闯进齐府,最终至使丛蕊送了性命。她曾在几个丫头面前保证过,一定会为丛蕊报仇,可如今齐律接掌了京畿卫。这仇,怎么报

    上辈子齐律助湘王登基,这辈子她极尽所能的让他远离湘王。

    可最终,皇帝一个命令,便将他和湘王牵扯到了一起。

    他如果遵从皇命,可是皇命让他做的却是助湘王一臂之力,明知那不会是个明君,可齐律此时却要依皇命为虎作伥。这种感觉实在让谢珂即惊又惧。

    生怕最终事情依旧会像上辈子那样。

    齐律成了湘王的心腹然后,在京城为非作歹。如果真的演变成那般,她便是活着,又真的比死了要幸运吗谢珂不知道,许是察觉到谢珂的失神,齐律又和玉阳公主闲聊了几句,便以身子乏了为由,携了谢珂前往客院。

    进了屋子。谢珂甩开齐律。

    齐律表情莫名,这是自相识以来,谢珂第一次这般毫不犹豫的甩开了他的手臂。以往便是小丫头和他置气,行事也从来稳重。从未这般神情外露过。难道他不在的时候,玉阳姨母和她说了什么以至她此时神绪这般不稳

    “宝姐儿,可是我不在的时候,府中发生了什么”

    谢珂摇摇头,她知道自己不该迁怒齐律。这个时候,她最不该做的便是与齐律发生口角,哪怕他欣喜于皇帝给他的这个掌使之位,她也该好言相劝,让他不要置身京城这个漩涡之中。

    他想在皇帝临终前见一见皇帝,他想解开自己的身世之谜,这些她都能明白,而且会支持。

    现在皇帝见到了,他的身也玉阳公主也一字不落的告诉了她,所以谢珂觉得。该是他们抽身而退之机。

    那些早已商量好的事,现在已经在按步就班的发生着。谢珂不想等到小舅舅真的对京城发难之时,他们还留在这里,这岂不是扯了小舅舅后腿。在谢珂看来,他们可以回邺城,如果齐律不想,完成可以置身事外,便让小舅舅楚晔去做这一切。

    谢珂相信,如果将来有一天,小舅舅知道了齐律的身世。一定会对齐律另眼相看的。

    因为,也许在这世上,真正能称为小舅舅亲人的,只有齐律。

    可是齐律真的愿意此时离开吗谢珂越想越觉得现在的情形与前世如出一辙。思来想去。她想不出一个好法子可以化解眼前这一切。她怕,她是真的怕。怕自己无论如何努力,齐律依旧走上前一世的歪路。

    齐律眼见着谢珂脸色苍白,而且对于他的问话,她竟然没有回应。这委实不像谢珂的所为,于是齐律也不顾不得谢珂心情如何了。上前一把拉住谢珂,以阻止她继续在屋中走来走去。“宝姐儿,我们是夫妻。”言下之意,这事上便没什么事是她不能与他说的。

    谢珂定定神,告诉自己一切还有挽回的机会。

    齐律不是上一世的齐律,齐律如今是她的夫君,他们还有个女儿远在邺城,所以齐律一定不像像上一世那般,最终成了湘王的犬牙。一定不会“阿律,我心很乱。陛下怎么会让你做了京畿卫掌使你即接了金牌,是不是便要长留京中那邺城怎么办明月怎么办

    我想女儿了,阿律,我想明月了。”谢珂红着眼圈道,她这话一出,齐律反倒松了一口气。原来只是想女儿了,原来只是怕他接掌了京畿卫,会厌恶回邺城的时间。这个傻姑娘啊,有话便好好和他说,何必这般神情,害得他以为白日里府中出了什么事,以至她这般失魂落魄的。

    “我也想明月了,宝姐儿,你放心,这京畿卫掌使为夫的没打算长做。不过是权宜之计罢了。

    皇帝既然有心让湘王登基,那我们便助湘王一臂之力。

    你先别急,听为夫的慢慢说

    青芫兄长说过,湘王登基是命中注定的。以前我不信命,总感觉我命由己不由天,只要想,这世上便没做么是我做不到的。不过这几年来,我也算经了事。

    这想法早已变了。

    我信命。我信青芫兄长说的话。我不想忤逆老天。所以我助老天一臂之力。只是青芫兄长也说过,湘王不会是个好皇帝,湘王登基后,会让大魏迅速走向衰败。

    百姓会民不聊生。到了那时,我有把握可在京中与楚晔里应外和。

    宝姐儿,你可信我”他问,她可信他这世上,她可以不相信任何人,她甚至可以不相信自己,可是对齐律,她是信的。她真的傻,想问题总想那个最坏结果。可他是齐律啊,他不是别人。他是她信任的齐律啊。哪怕让他坐到龙椅上,她也该信他不会贪恋那个位置。

    只是,这是个险招。

    谢珂在齐律紧迫的目光中,终是微微点了头。齐律笑了,笑的十分高兴,他将谢珂揽进怀里。柔声道。“真是我的好姑娘。最多两年时间,两年后,我们还天下百姓一个朗朗晴空。”

    翌日,齐律正式接任京畿卫掌使,当晚,他便带了几个京畿卫回到玉阳公主府。

    至于第二日随了他出府的京畿卫,却已经换成了齐府护卫,至于那几个原来的京畿卫林长源和贺章隔天同时出城。据说去了大福泽寺。

    而为了谢珂而死的丛蕊并着几个护卫,皆被葬在大福泽寺的后山上。

    那日傍晚,贺章和林长源相携回府,据说二人喝的酩酊大醉。嘴里念叨的终于替丛蕊报了仇

    皇帝又在病榻上拖延了三个月,终于在初秋之时驾崩。

    大魏举国同哀。新帝登基安排在先帝下葬后的第七日。老臣们以国不可一日无主为理由,齐齐奏请湘王为大君。皇帝,现在该称其为先帝,先帝便是至死,也没有下废黜太子的诏书,自然也不会有册立湘王为新君的诏书。

    据说先帝殡天那日,太子悲伤过甚,于深夜也猝然离世。

    太子妃孔氏翌日请旨,要亲去皇陵替太子守陵,以全夫妻之情。新帝允之,于太子下葬后半月,送孔氏母子前往皇陵这一去,自然再无消息。

    因为没有先帝诏书,对于湘王登基,虽然有朝中诸臣支持,可难免有异声。

    这时候,那个在京中销声匿迹了数月的齐二公子却突然出现,而且一举挡管了京畿卫。

    京畿卫本来就是个让人又恨又妒的存在。而且在京中,简直无孔不入。齐律出现不过五日,京中再无反对之声。实在是,被杀怕了。

    齐二公子以前名声虽然不好,可是自从他解了北境之危,解了南部粮灾之险后。名声可以说是如日中天。对于他的突然离京,还有很多不明所以的百姓们为其叫冤,说是他所立之功,足以封侯拜相,皇帝却做了桩卸磨杀驴之事。

    为此,先帝的名声大坠。

    可自从他接掌京畿卫,京畿卫简直成了京城百姓的噩梦。白日里随口一句牢骚,晚上便有京畿卫砸门。那些文人更是苦命,以往自己的笔写些什么,可没人会管,便是直接写首打油诗去骂哪个贪官,也只会让那贪官胆寒,不管如何,可没谁敢动他们,毕竟笔杆子厉害的可以杀人于无形。

    可自从齐律上任。

    先是将几个书生堂而皇之的下了大狱,又当着百姓的面,打伤了几个。那之后,文人们再没人敢写些关于湘王含沙射影的诗句了。

    齐二公子先前积攒的好名声,瞬间便土崩瓦解。便连因太子亡故而门庭冷落的齐府,也因齐律而被百姓们关爱,每日都有人隔了墙去扔石头烂叶子的。

    以前齐律的名声可以止小儿夜啼,现在简直是让小儿闻之而大哭。

    这人啊,要让要个好名声,难。可若想毁了这好名声,实在容易的很自从新君继位后,整个京城,便没有敢直言齐律二字。

    那代表的不是死便是伤。便是他伤了人,皇帝也从不追究。甚至被朝臣逼问的急了,皇帝则冷笑的回了句。“不过是伤了几个人,齐律助朕登基,劳苦功高。死伤几个人,实在算不得什么。”这话从宫中传出,一时间,整个京城大哗。未完待续。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